北落师门

【原创同人文】盗墓笔记 古滇幽城(原著风,瓶邪小暧昧)3

   “小哥!”我差点冲了出去,幸好胖子一把抓住了我。我眼睛都急红了,冲着胖子大喊:“胖子,别拉着我。我要去救小哥!”“你冷静点,小哥没死!”胖子吃力地拉住疯狂挣扎的我,他指了指一个黑暗的角落。不知什么时候,闷油瓶已经躲过了子弹,闪身躲避在了柜台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笔记本电脑早已被他拿住闪烁着待机时才会发出的光亮。还好,他没事…看见我看向他,闷油瓶向我做了一个手势。他指了指电脑,又指了指我。我会意点头,做好准备。忽然,他将电脑抛了过来,然后飞起一脚,将沙发踢到中间当做盾牌。一个翻滚,向我们靠来。我探出大半个身子,才险险接住电脑。还向前滑出了一大截,闷油瓶赶来我身边。扯住我的衣服,将我带到胖子面前。“天真,小心!”我刚刚坐到地上,就被胖子一把按倒在地。紧接着就是一阵枪响,上头柜子里陈列的古董顿时粉碎。他奶奶个熊……我看着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有些恼火。打坏我古董也就算了,还把老子逼得这么窝囊。要是让我抓到了,先拖出去杖毙!“小哥,这样下去不行啊。有没有想到办法啊?要不,咱硬冲出去?”我反驳道:“你又不是斯巴达三百勇士,硬拼能行吗?现在,我们必须要搞清楚他们是要灭口还是有别的目的。”正说着,胖子头上有个东西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了他脑袋上。“磅…”那声音听起来挺厚重的。“我操。”胖子骂了一声,一把抄起了那件古董。二话不说,站起来就朝着门外头扔去。
   我一下把他拉下来,“我去,你不要命啦?以为是手榴弹啊,还扔古董。你以为能有什么杀伤力吗?”“靠,门外那孙子都快骑到胖爷头上了。就算打不死他,我也要砸死他。”就在这时,我们三人都听到了门外有人一声闷哼,然后倒地的声音。还有一连串后退的脚步声,听上去很紧张似的。嗯?还真打晕一个了?我看了看胖子,又看了看闷油瓶。闷油瓶一脸淡然,看了我一眼后就慢慢站起身子,谨慎地向门口靠近。胖子嘚瑟地笑了笑,用极度夸张的表情口型道:“看,你胖爷厉害不?”我心说你就嘚瑟吧,难说是人家小哥也扔了一个砸中的呢。
   我抱着电脑,慢慢跟在他们后面。闷油瓶摸到门口,躲在墙后头。透过被子弹打穿的门洞看了看。然后做了一个撤退的手势,我们三人又悄悄地退了回去。我和胖子藏到了最里头的拐角,闷油瓶则巡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半蹲下身,腾身而起踩着凳子翻身上了陈列柜,然后又一个弹跳,侧身抱住了屋子里的房梁,翻身蹲在上面。看着他上房梁,我很庆幸当年我还很穷的时候,没有在装修上抠门儿。这梁柱很粗,可以遮住他,可以承载他的重量,在上面,他应该比较安全还可以伺机而动。我看了看我周围,发现能够遮住我们的就只剩我铺子里摆放的一个大瓷缸。那是我二叔放在这里的,说什么帮我改一改店铺里的风水,招财进宝什么的。暂且不说作用如何,这缸子倒是先成了我们的防高地,掩护胖子和我可是绰绰有余。我铺里古董虽不算多,但也不少。所以我买来了三个古色古香的柜子,来放置我这些宝贝玩意儿。另外一个颇有一些历史,是清朝一个大臣家里的书柜,我将它放在屋子最里头。上面搁着的都是比较贵重的金属类古董,我很宝贝它们平时也照看得很好,可是眼下距离我们最近的就是这些个物件了。“你想干什么?”瞄到胖子直勾勾盯着那古董柜子的眼睛问道。“咳。那啥,天真同志,友军正处于劣势地位。咱们要找些趁手的武器突围不是?”我用手肘捅了他一下说:“别瞎鸡巴扯了。要用就用呗,还叽叽歪歪。虽然我没给它们买保险,但是我也不至于还会要你赔吧?”“得得得,咱小三爷就是爽快。别怕,胖爷我以后加喇嘛给你把本儿赚回来。”说完,顺手去摸了一个过来,塞在我手里。我认了出来,那是一个汉唐铜铸人像。也就矿泉水瓶大小,重量却挺足。我看了一眼胖子,发现他把架子上一个脸盆大的青铜铸盆给端了过来。“我说你那这么大个是不是有点夸张啊?你抬得动,真当是扔手榴弹啊?”“哼,”胖子一声冷哼,“让他们看看,胖爷我可不是什么虚胖。我这一抡出去,保证把他们打得连妈都不认识。”正当我和胖子小声地说这话,头上传来闷油瓶的声音,“安静,来人了。”    我们立刻噤声,外头忽然传来一身巨响,接着铺子的门就被撞开了。我火气就上来了,他奶奶的,当我吴山居是采石场厂啊?动不动就撞,下一步是不是还要尝试一下爆破?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赎”回来的!片刻,脚步声夹杂着装备带摩擦的声音就开始慢慢地靠近我们藏身的地方。胖子将身子往下缩了一缩,抬头瞄了一眼小哥,小哥微微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我们来人有七个。七个?我心说我们铁三角以前可是收拾过三十来个家伙的高手,眼前几个再来一倍也没问题。只是此时闯入者手持武器,我们三得好好配合才能扭转这被动的局面。我和胖子也做了一个回应,并且在心里开始默数。一,二,三。随着那些脚步声的靠近,我的脾气也慢慢上来了。我吴邪不就稍微在江湖上隐藏了一下行踪,这些孙子就以为我消失了?不好好收拾收拾,以后道上我就不用叫吴小佛爷,改叫大肚弥勒算了。就在那些人距离我们大约有两米的距离时,我反手将人像甩了出去。立刻就有一个人应声惨叫,倒地发出一声闷响。我不知道他还活着没有,但我已经很仁慈地没有将刀甩出去招呼他。我想,如果现在我手里握着的是大白狗腿,那人保证连叫都没叫出来,脑袋就给削没喽。胖子也蓄力,大喝一声,将铜盆扔了出去。“去他爷爷的,胖爷放大了嘿!”铜盆发出一串清脆的响声,伴随着各种哀嚎,重重砸在地上。一瞬间,胖子输出,我辅助着就解决了对方四个,还剩下三个人一脸震惊地站在一起看着我们。“开枪!开枪!你们这些蠢货!”中间的一个中年男子发号施令道。可还未等他说完,一道黑影闪电般地从房梁上窜出,向那个男子袭去。闷油瓶扭腰从半空翻身,双腿夹住那人的脖子,连人带枪在翻转中那人落地就给他当了垫背,重摔再加上小哥的体重,一时半会就只能趴在地上,无法动弹。旁边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闷油瓶一人扯住衣领,来了个真心对对碰。两声不约而同的惨叫响起,然后两人鼻血瞬间流喷了出来。“说,是谁让你们来的?”我走上前去,一把将那个领头的中年人拎了起来。那个人估计被闷油瓶摔得够呛,半天都没反应过来我的问话。我抬手就是两个大嘴巴子,他这才双眼聚焦,恶狠狠地盯着我。“凭什么告诉你?”“凭老子的铺子!”我吼了他一句,“丫的。”我一想到他们拿着枪,妄图要把我们赶尽杀绝我就来气。我一下卡住他的喉咙,冷冷说道:“你不说也无所谓。你手下那么多,我可以找其他人来问,你就先去死吧。”“呵,没人会告诉你的。吴邪。”他亦冷笑一声,我的手刚要发力,却被闷油瓶制止了。我抬头看向闷油瓶,闷油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吴邪,你看。”他递给我一个东西。那是一个类似于纽扣的东西,“这是什么?”我问道。胖子凑了过来,“卧槽!这不是纽扣摄像头嘛!小哥,你在哪里找到的?”闷油瓶抬手指了指茶几的方向,“在茶几桌面的下方粘着的。”这么说,敢情铺子里的一举一动都是被人监视的了……怪不得这些人会在今天晚上偷袭了我们。但是着里面也存在着一些蹊跷,例如这摄像头是什么时候放上去的?而他们为何偏偏在今天晚上我们拿到光盘的时候出现?汹涌而来的问题让我颇为头疼,我扯住那个领头的衣领,问道:“你到底说不说?”那人冷笑了一声,把头转开。还没等我发怒,胖子拉过我来。对我耳语道:“天真啊,不知道你注意到一个细节没有?我发现那孙子每次转头总会有意无意地看一眼你。你说,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故意激怒你啊?”我一把推开他,“去你的。他还是对你比较有意思吧。”我转头看了看那人,又看了看闷油瓶。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我赶紧把电脑放在桌子上重新打开。我着急地用鼠标疯狂地点击着打开光盘的图标,可是无论我怎么点击。弹跳出来的窗口都是显示光盘内容为空。这时,左下角跳出来一个泡泡框,然后桌面上出现了一行字“CD内容已发送成功”。“卧槽!”我一下把鼠标摔在了桌面上,闷油瓶看向我,胖子也吃了一惊。“怎么?出问题了?”“光盘内容被发送然后源文件被删除了!”我气得大吼,我冲了过去揪起中年人,朝他面门上就揍了几拳。“是不是你们干的?”胖子看了看那人身上的装备带,又看了看我的电脑。“哦呦,还真是你们这些孙子干的啊?”相同的标志,已经暴露了他们的所在。这时,我装在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忽然一阵震动。我翻出来一看,是一条小花发来的短信。“情况有变,速来。”

上一篇转http://xinshuangheiwansui.lofter.com/post/1f38fd87_121ff2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