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原创同人文】盗墓笔记 古滇幽城【原著风,瓶邪小暧昧】4

  看到屏幕后,我的疑惑和担忧立刻上头,连火气明显下降了不少。但是,碍于事情的正主还在面前。我也只能拍拍胖子的肩膀,“把他绑好带上,小花那好像出状况了。”看到胖子用一条麻绳把那男人绑住,提溜着来到我们面前时。我有一种当年与黎簇那小子初次见面的感觉,想当时我可是比现在狠多了。没有把眼前这中年大叔给当众解剖了,实在是我积德行善。
  二话没说,我们开着车来到了二叔的地盘。我没有把车开进仓库区,为了避免又和二叔碰面,只是停在了大门口。我掏出了手机,拨打了王盟的电话。“喂?哪位?”难得那小子还挺敬业地坚守岗位,没有偷懒。“是我,吴邪。”“啊?老板…你有什么事啊,都这么晚了不是?我忽然想睡觉了。”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敢情我打电话就没好事似得。“交给你个差事。帮我看管一个人,最好多叫上几个,别惊动二叔。”“啥?我…老板,我在二爷这边很忙的……”我听了差点骂娘,但还是冷漠地说道:“完事了,给你双份报酬。还有,别忘了。你以后还得由我管。”“好好好,我帮你看就是了。”“还有,”我提醒到,“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就把你指头掰成鸡脚。”“好!保证不出问题。”“我在外面,叫几个人快点出来。”我挂了电话,坐在车子里等他。大概五分钟后,王盟还有两个伙计出来了,我下车让胖子把那男子交给王盟看管。临走前,胖子拍了拍那个男人说道:“该吃吃,该喝喝。不要为难小三爷的伙计,他们脾气不太好。要是不高兴了,吃亏的就是你喽。好好考虑考虑吧。”我看了一眼那个男子,他也在看我。是一种没有任何表情,眼神犹如死灰一般的注视。我便从车窗外探出手,叫住王盟,“给我好好盯着他,别死了。”王盟狐疑地看看我,又看看那个人,点点头。“行了,你去吧。”我摆摆手道。在看着他们进入之后,我便掉头开车走了。路上的时候,胖子一直在后座敲打着笔记本电脑的键盘,试图恢复数据。可是都失败了,于是他叹气道:“哎呦,胖爷我当初上山下乡的时候,都还没有什么个人电脑。现到了如今,胖爷已经严重和社会脱节啦。哦,对了。小哥,你活了这么久,你懂IT不?”“……”闷油瓶没说话,可能在沉思,也有可能在睡觉。我笑了一声,“胖子,你别逗了。小哥的话,去当个历史老师。帮你复习一下中国史还差不多,技术宅可不是他的属性。”他的属性可是我行我素专业户。“我们这是要去哪?”“去长沙。”小哥难得地说一句话来表示一下自己并没有神游去见周公,“哦,小哥。你不是向来不管事的吗?”“吴邪,你看。我收到了一个信息。”闷油瓶没管胖子,而是把手机拿给我看。车已经到了在我们住的村子,这个时间点街上几乎空无一人。所以我干脆一踩刹车,把车停在了路上。胖子在车里一阵剧烈运动,险些把我从挡风玻璃里撞出去还好小哥一把拉住了我,我才坐稳了。“天真,你开车怎么越来越凶猛了?我这把老骨头可耐不住啊。”“行行行,别说话。等等我看看消息再说。”我接过手机,看到上面是小花用微信发给闷油瓶的网页链接。点进去看,是一个显示对方已发送三张机票的消息。嗯?为什么小花会打给闷油瓶呢?我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发现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我顿时有些无奈,看小花定机票的速度就知道他有多着急。可能把电话都打爆了,我也没接一个电话。“小花已经帮我们定好了机票。是明天早上的,看来他那边事情还真够棘手的。”“哦?那会不会他也碰到了和我们这边一样的情况?”胖子问了一句。“现在还不清楚,对了。你把那个奇怪的软件发给小花,让他找人查一下底细。”“OK.”
  经过了一夜的整顿休息后,我们三人带着行李出发登上飞往长沙的飞机。在飞机起飞后,我便看着窗外,开始发呆。那个闯入我店铺的男人,我还未想好该如何处理他。现在并不是审问他的好时机,只有先把他搁在二叔那,等我办完小花这边的事再回去想办法。我倒是想知道,他和那个我电脑里的奇怪软件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暗中控制,是不是又是如同汪家人一样那样诡秘的存在?正出神,一旁的小哥忽然用手肘撞了我的胳膊一下,我下意识地转头看他,发现他正拿着黑屏了的手机在照着。我有些惊诧,敢情什么时候闷油瓶也开始注重自我形象这种身外之物了?嗯……不得不承认虽然他不在意形象也挺引人注目的。但是,这显然不符合他的个性啊。见我在看着他,闷油瓶用眼神实意了我一下。我顿了顿,才反应过来他在干什么,我自退隐以来脑洞增长的速度也实在令人惭愧。我稍微凑近了他,顺着手机屏的反光向后座看去。虽然看不大清楚,但大概得可以从反光的屏幕中看到与我们相隔两排的后座上坐着一个带着口罩,穿着一件呢绒大衣的男人。我眯着眼睛看了好半天,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这个人。我回忆了许久,无果。便低声问闷油瓶:“这个人……是谁?”他看了看我,回答道:“那天,来铺子里的…”说到这,我忽然想起来。在卖出玉佩的那天,与黑子酷哥同行的跟班好像是有这么个人。当时这人是戴着一顶花里胡哨的鸭舌帽来着,总之那顶帽子还是挺吸睛的,关于这个我倒是印象深刻。介于这几天的状况,后排突然出现这么个家伙,又是要发生什么了?我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我更愿意选择神经质点的处理方式。于是伸脚踢了踢前面的位子,因为胖子心宽体胖,就只能让他坐在第一排空间较大座位,委屈闷油瓶和我挤一挤后面一排较窄的位置了。踢了一脚以后,没有动静,估计他睡着了,我又补了一脚。弄得和胖子同排的人回头看了我一眼,我赔了个笑。只得拿出手机来,发了条短信给胖子后塞到了他位子下头。“脚下手机,后排5点钟方向。”胖子的手机是震动模式的,不一会儿,他就把我的手机从位子底下捡了起来。随即,闷油瓶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信息。“那人是谁?”我回了过去,“那会不会是小花的人?”胖子又发了一条过来。“小花不可能让一个新面孔来与我们见面的。我看,还是提防些。一下飞机都赶紧走,别让他跟上了。”到了长沙后,我们三二话不说,以最快的速度提着行李离开了机场。跑到马路边,我用手机联系小花。“吴邪,你们到了?”“刚才着陆。”我喘着气答到。“你们快过来,我这边有新发现。”我心头一紧,慢慢沉下气来,“好,回见。”我挂了电话,既然小花不知道我们的行程,就说明他并没有让人来接应我们。我回头对闷油瓶和胖子说道:“小哥,胖子。下次看到那人如果不是正面冲突就别管他,若是他执意如此,那就不要手下留情!”他们两人对视了一眼,点点头。我看了看表,估计我们到达小花那里还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好不容易搭上出租车后,我拿出手机,翻看着我之前拍的那封信件的照片,并一再地放大。我一直紧盯着照片,生怕错过了任何可能会遗漏的细节。我逐渐陷入沉思。会不会有什么隐蔽的信息未被我们发现呢?我忽然想到了那个仅有几个字的纸袋。思路犹如一串电流般涌上我的脑门。有可能!在那个纸袋上,有人用荧光笔写了些什么……对!我们没有将信和纸袋放在过紫光灯下看过,就无法排除这个可能得存在。可要是事实真是如此的话,我们错过的部分那就太多了。正想着,我的手机屏上出现了来电显示。是一串未知的字符,看似被加密处理过。因为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始料未及,所以我忍住了把它当骚扰电话挂掉的冲动,电话接了起来。“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久违的,很欠揍的声音。“小三爷,许久未通电话了哈~”我皱了皱眉,黑瞎子?这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你…换号码了?这么神秘。”还挺无聊地弄了个**的加密。“呦,小三爷。才多久不见,洞察力不涨,想象力倒是突飞猛进了啊。瞎子我还没无聊到来作弄小三爷你吧?”我仔细回想了一下,顿时觉得黑瞎子说话的方式有些不对劲。“瞎子?你没事吧?”没错,他没理由专门打电话给我,还说些无厘头的话。“呵,”他笑了笑,“你洞察力还是有些用处的嘛。”“到底怎么了?”那头安静了几秒,然后又是黑瞎子轻浮的笑声,“你师父我,现在还被人用枪口抵着脑袋呢。”听完,我一阵心悸。连忙把音量又调大了些。“你那边发生什么了?”黑瞎子叹了口气说道:“我现在可是人质喽。小三爷,他们想会会你。”我去,难道挟持瞎子,在铺子里偷袭我们的难道是一伙人?他们想干什么?“换人。”黑瞎子忽然笑了笑,“小三爷,咱们这次。可能一个都躲不掉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