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原创同人文】盗墓笔记 古滇幽城【原著风,瓶邪小暧昧】6

  “啥?啥导游?”胖子把茶杯端了起来拿到面前嘬了一口,抬眼问道。我们四人齐齐将目光投向那个自称阿峰的男子。他轻咳了一声,扯了扯衣领口子。“四位老板,既然是导游,咱就是一队的不是?总不可能害你们呐。”他抓抓脑袋,接着说:“咱是南方人,对那还算比较熟。导游的活交给我,准保让您们放心。”我抓起一把瓜子,对他招了招手。“来,坐下说。”“哎。”他含笑点头,从隔壁抓了个椅子过来,刚准备坐下,就被胖子喝住了。“干啥呢?这么不老实坐什么坐?”胖子伸手拦住他,在我看来有些猥琐地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年轻人,这么滑头。做不了大生意啊。”阿峰一愣,旋即堆起笑容。“这位老板,若是我做的有什么碍了您的眼。您尽管直说。”胖子朝我使了个眼色,我接话道:“我们可算不上是初次见面了啊。出售那个玉环的时候,你就在后头站着吧?说说看,是什么样的目的让你来长沙这儿凑热闹。别告诉我,你老板钱给多了。让你来找我要账。”小花听我说完微微一笑,转头继续看着阿峰作何解释。阿峰一摸了摸衣服口袋,胖子以为他要掏枪,差点蹦起来,阿峰也被吓了一跳。“吴小三爷,您误会了。这次我真是来帮各位的。哦,这个,”他递给我一个U盘,“我老板让我亲手交给您。这里面,有你们想知道的东西。”我伸手接了过来,按理来说我得到这个装有信息的宝贵U盘,我应该感到高兴。但是我的脸依旧绷着,眉头是越蹙越紧。“里面的东西……你不知道吗?”阿峰看了我一眼,感到有些奇怪。但他依旧笑着说:“该知道的就知道,不该知道的一无所知。我老板的意思全在上面了,您打开了看就可以了。”我冷漠地点了点头,手比出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他坐下。胖子把手缩了回来,让那小子坐下了。“等会儿去里面的时候,把有用的东西都交代出来。还有,你们怎么老像跟屁虫一样的跟着我们,怎么做到的,也给我老实交代出来。”胖子补充道。“那是那是,我会好好说清楚的。来,老板。喝水。”阿峰一个劲儿地点头称是,还不忘拍马屁地给我们添水。我低头嗑瓜子,不再言语。小花则唤来了服务员把我们的座位调到了雅间。在雅间坐着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胖子和小花在问他话。我在一旁保持沉默,因为我在思考他话里各种信息的关联,还有通过安静观察他面部表情来判断他所说到底是真还是假。现在为止,我才清楚。我们面对的是两伙人,他们都有自己的目的。而这两伙人都想打我们的主意。一个用的是礼,就是阿峰他们那些来买古董的人;一个用的则是兵,也就是在铺子里想暗算我们的那帮家伙。“那么,”我开口问,“既然你们都想去云南,为何不找当地的土夫子,大老远的来找我们干什么?”阿峰惊了一下,回头左右看看都没人进来,才压低声音说:“小三爷,您问话怎么这么直接?我还没说到倒斗的事情啊。”我漫不经心地回到:“你们先打着来买古董的旗号找上门来和我谈生意。然后,你们的竞争对手。跑到我店里来撒泼。最关键的是,你称我什么?吴小三爷,这是道上的人对我的称呼。所以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再拐弯抹角,怎么直接怎么说比较好。”阿峰拍了一下腮帮子,赔笑道:“是我嘴笨。那个,确实是如同小三爷所说。云南那边我们发现了一个地方。但要说它是古墓,却也不怎么像。”他脸皱作一团,“而且,这个东西本来我们发现了也不想声张。但是,等我们仔细查下去的时候,发现好像和长沙九门还有些联系……”这时候,小花把筷子就搁桌子上了。“我问你,你们有没有寄过一封信?”“哦!对。那份信就是我们寄过来的。”我们对视了一眼,“你们从哪里找到的这封信?”我问道。阿峰颇为难地看着我们,“额…这个是有人在我们继续探索那个地方无果后忽然寄到的。然后,指明了要寄到小三爷您这里来。严肃的来讲,要不是因为这封信,可能我们两伙人不会找上这里。”我摸了摸额头,如果真是三叔寄的信,那这老家伙可真是嫌我事情不够多,为什么他不直接去找二叔?还是说他觉得这件事不能让二叔知道,但是万一我瞒不过二叔,从一开始信息就被拦截了,那结果还不是一样。别说他想调查,就连我的自由活动都成了痴人说梦。想到二叔早晚要知道这件事,然后沉着的一张脸,我就感到一阵头痛。“那你知道一盘CD 吗?”我杵着头问了一句。但是阿峰并不是我意料中的表情。他很茫然地问:“什么CD?我们没寄过啊…”瞬间,我的脸色就变了变。我用筷子蘸了一点汤汁在桌子的塑料布上画了那个奇怪的图标,“这个你知道么?”阿峰还是很茫然地摇了摇头。如果他所言非虚,那说明在明面上的两批人里面,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不…不能说是一个,有可能是一群人,是一个集团!我篡紧拳头,手都有些微微发抖。我忽然回忆起我曾经和隐藏在暗处汪家人的周旋和搏斗,顿时意识到这一切根本都还没结束。在我自以为平安的时候,却向漩涡靠得越来越近。我也不禁在心中感叹,从前的老九门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才能卷入这么大的局,并且在这么多年之后仍然陷得那么深?“小子,胖爷问你。你们是怎么跟那么紧的?甩都甩不掉,我告诉你啊。要不是胖爷我有颗归隐江湖的心不像年轻时候那么张扬了,你早就被半路解决喽。”胖子夸张地往后一躺,抱着手很拽地说道。阿峰那乌鸡赶紧抱拳行了一礼,“胖爷的威名我也打听过了,谢谢您高抬贵手没把我料理了。其实啊,小三爷的店铺在我们上次造访时,就被安装了纽扣摄像头。就在桌子底下。而且,我们还得知了一些关于他们为什么把你们的朋友绑架了的一些细节。”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