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老不正经

【轰出】I'll be missing you

【轰出】I'll be missing you
  来自开心农场第二周的作业,选的是里面【甜食】的主题。
是一把刀,没文笔可言,没有任何逻辑。写完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系列。职英设定,内有死亡设定和幻觉等,还请注意避雷。感谢上周各位太太的投食,我仍然在加油产粮的边缘反复摩擦。 @轰出产粮号

推荐一下码这篇字时单曲循环的音乐,玄镇英的:I'll be missing you

“从此之后,追寻者不再是爱丽丝,而是那位兔子先生。”

  黑暗的房间里没有一丝光亮,也安静得毫无声响,隐约间有个人影从平躺着的状态坐了起来。弯着腰,低着头,似乎在默默地等待着什么的降临。忽然,想感知到什么似的,他翻身站起,动作利落地来到被厚重帘子遮挡起来的窗户面前,一下子将窗帘掀开。明亮的阳光也因为他的动作,争先恐后地跑到了房间之中。金色的光线照在他的发间,红白相间的发丝透出耀眼的光芒。而他的眼睛,虽然长时间处在黑暗之中,并没有因为突然的刺激而有所躲避。反而在光芒中犹如宝石一般,反射着异样的色彩。
 
一群飞翔的鸽子飞过他的窗外,离去的鸟群在空中挥舞着翅膀,羽毛散落在阳光形成的光柱之中。恍然间,他好像看到了一个身影。那是一个人,逆光站在对面的高楼之上。刹那,几乎是同时的对望,隔着不远的距离,却又仿佛超越了一切。身处在房里的他竟然一时间感到自己的视线,听觉甚至是生命都像一只只蝴蝶脱离了这副躯壳,向着那人的方向飞去。他张大了嘴巴,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却只有虚空。可在下一秒,他猛然间转过了身体,向着房间门口冲去。

  房门被粗暴地打开,又重重地摔了回去。一个头发雪白,却夹杂着几缕红色头发的少女恰巧经过。原本手里端着的盘子因为忽然从房间里冲出的某个人撞得脱了手。“焦冻!你要去哪?!”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那个被称作焦冻的青年飞奔出了家门,如同一只逃离了铁笼的野兽一般,消失在了她的视野之中。

  奔跑过程中的景物总是在快速地向后退去,不觉间也会给人一种穿梭隧道的感觉。五颜六色的周围模模糊糊地,又带着一些扭曲般的,像旋转木马一样将轰焦冻软禁在中心。他停下脚步,带着一丝茫然地环顾四周。他感到有些头晕转向,这样带着晕眩的感官体验,让他觉得就连眼前的事物也都跟这模糊了起来。

  这时,后颈的毛孔似乎受了刺激。这让他下意识猛地回头,结果看到了一个少年,有些缥缈的身形,仿佛随时会隐于空气中。他粉嫩的嘴唇却近在眼前,而自己与那张唇仅剩一寸的距离。近到连对方呼气的声音也听得轻轻楚楚,近到对方的心跳也如雷贯耳。带着淡淡的香气,就如同Castella蛋糕特有的甜味,沁人心脾。轰焦冻不怎么喜欢吃甜点,但他一直对日式抹茶口味的Castella怀有好感。那在刀叉下松软如同海绵的质感,含在舌尖明明给人海边沙滩的触觉,却偏偏带着来自雨中朦胧树林的清新。不自觉地慢慢接近,想触碰他的唇,将他的舌尖含入口中慢慢舔舐摩擦着。轰焦冻自己也没有感到任何不和谐,这自然而然就冒出的想法好像很早之前就已经存在,只是在此时此刻它才萌发壮大,藤蔓一般缠住他的心。

  碰到的感觉只有一瞬,但其中的意味却让轰焦冻觉得自己将永生难忘。很意外的,他惊觉自己曾经某个时候,每天的每天他理所当然地都会吻到这张唇,理所当然地深爱着它的主人。“你是谁……?”他眯起了眼睛,想努力看清楚那张掩在迷雾中的面容。可是连同着周围的一切也仿佛忽然遁入了浓雾中,看不清周围的东西,连同着少年的影子也都消失殆尽。“别走!”他想拉住对方的手,却扑了个空。身旁的雾改变了方向,水流一般地涌动起来。朝向着一个方向奔腾着,好似路标一般为他指明了一个方向。“你要去哪?!”双腿不自主地奔跑起来,流动着的白雾时不时地漂浮过他的面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潮湿的雾气,轰焦冻感觉到自己的眼眶已然湿润。

  雾气稀薄的地方,是一个很狭窄的小巷。小巷的尽头摆放这一块半人高的反光板。越往里走雾气越薄,轰焦冻慢慢走近被板子反射出的自己。在与镜像脚尖相互碰到的时候,他感到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吸到镜中去。是漂浮在温暖湖水里的感觉,唯一不同便的是四周仍然保留着空气,仔细闻闻空气中还萦绕着莫名的香味。这是属于甜点的味道……再次回神,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很奇异的地方:无数巨大的马卡龙堆砌着,由起司蛋糕做成的巨大城堡,还有让人很惊奇的排列着整齐队伍,踏着整齐步伐的姜饼人士兵。他们抬着巧克力棒做成的锋利长矛,浩浩荡荡地走进了城堡之中。纵然有些许疑惑,但在看到城墙上一个用砂糖装饰脸部,有着滑稽面孔的姜饼人吹响集合的号角,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告时,轰焦冻决定跟随着它们的部队,进入皇宫看看。

  蛋糕城堡内装饰华丽,程度与人类现实世界的宫殿不相上下。那金碧辉煌的大殿内,随处可见用各式糕点甜食做成的桌椅,灯饰。就连墙上的壁画也都是用昂贵的巧克力和奶油精心装点而成。殿内的每一处,无不洋溢着甜腻的香气。卫兵们在蔓越莓饼干做成的台阶下列队站好,台阶上一个老态龙钟穿着法官服装的黑狗走到正中央,稍微清了清嗓子之后掏出一份长至地面的文件开始宣读。"今天,我们要审判妄图破坏梦境和谐的罪人。将他带上来吧。" 轰焦冻转头,看到一个人被一群姜饼人押送着,走上了台阶。"抬起你的头来。"法官高声地说道。那人随即抬头,再次与轰焦冻对上了视线。这一次,没有浓雾的阻挠,他也没有漂浮在空中。轰焦冻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有着海藻颜色和柔软特征的头发,闪耀着琉璃色彩的绿眸,小巧的鼻尖旁总是被红晕覆盖的雀斑面颊,以及,让他记忆犹新的那张嘴唇。此时,对方身着绣着精致繁复花纹的中世纪衣饰。少年的装束中白色的绑腿衬托得他的双腿修长纤细,脚上蹬着的一双黑色皮鞋也在灯光下闪闪发亮。"轰君…"他低声呢喃着他的名字。"兔子先生,绿谷出久是否有谋杀你的意图?"法官无情的声音再次响起。在座所有的糖果人全都向自己看了过来。轰焦冻一脸错愕,低头看到了自己的双手。不知何时,他的手戴上了雪白的手套。在墙面上一块硬糖打磨的镜子中,他看到了自己的模样。高挑的身形,英俊的面容,考究的绅士服装,怀前的口袋中还放着一块黄金打造的怀表。真奇怪的是,自己的头顶竟然凭空长出了一双兔子的耳朵。"兔子先生,"法官呼喊了一声。"请走到前面来,我们伟大的两个国王陛下将为你主持公道。"

  一步步登上台阶后,轰焦冻转头看着绿谷。他很想上前将那些饼干小人全部打开,然后带着绿谷逃出这里。但是他看到绿谷微微摇头的动作,终是止住了内心这样的想法。“红王陛下,白王陛下。”糖果人们发出了欢呼,都纷纷鞠躬行礼。从重重幕后走出来的,分明是两个和轰焦冻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只不过,他们二人一人头发红如鲜血,一人则雪白若冰霜。轰焦冻和他们的眼神交互到一起,竟是多了几分警惕。“按照我们的法律…绿谷出久,应给予绞刑。”红王高傲地扫视着台阶下的人群,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兔子先生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他没有……”轰焦冻刚要开口,却被绿谷出久忽然打断。“对,是我想要杀害他。但是,临刑之前我想和他说句话。”白王颔首道:“神爱他的子民。这是你生命最后一次机会,我们应当给你。”绿谷慢慢走向轰焦冻,给了他一个拥抱。在双手将对方环绕在怀中时。他低声说出了一句话:“快走,他们要害你……”“!”下一秒,一把锋利的剑就劈了过来。他闪开,绿谷飞身挡住了红王与白王。“快走,蝴蝶先生他们已经来了,他们会带你有的。”“你和我一起走!”轰焦冻几乎情绪快要失控。绿谷转头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没有关系啊,我只是你的一个梦。不会有事的,但是你一定要尽快醒过来啊,我会想你的……”“不!等等!”身后的窗户突然打开,一只蓝色巨大的蝴蝶从天而降,抓住了轰焦冻的衣服,将他带离了地面。“请一定将轰君带走啊,拜托了。”蝴蝶带着他,飞向了太阳。渐渐地他阳光感到越来越刺眼,直到完全睁不开眼睛……

  “呼……”他大口喘着气醒了过来,顿时发觉自己竟然穿着病号服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大大的病房内的空气里没有了之前那种甜蜜的味道,只剩下消毒水的气味漂浮着。病床周围竟然还围着自己中学时代的各个好友,但现在的他们都成长为了独当一面的职业英雄。“焦冻你终于醒过来了啊。”从前的班长饭田激动地冲了上来,“……嗯,我没事了。让你们担心了,抱歉。”轰焦冻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他感觉到自己的记忆逐渐恢复,逻辑思维也清晰了起来。“绿谷呢?他现在在哪?我记得他受了很重的伤,他没事吧?”他忽然焦急地问道。可是大伙谁都没有回答他,就连平时话不少的上鸣都闭口不言。“绿谷在哪里?我去找他。”轰焦冻作势就要起身下床。饭田和丽日赶紧拦住他,爆豪则是讽刺道:“阴阳脸你不要命啦?我们好不容易把你救回来,你就迫不及待地不想活了?!”“爆豪,别这么说!焦冻,爆豪就这脾气你别放心上。”切岛只能一边阻止爆豪,一边给轰焦冻道歉。“绿谷怎么了?”察觉到众人的异样,轰焦冻的语气立马冷了下来。“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气氛简直降到了冰点,最后是爆豪沉默着摔门而出,随后又是切岛陪笑着离去。房间里的每个人无不被轰焦冻审视着。“焦冻,”梅雨别过了头,“你和绿谷只能回来一个。”听后,他有些错愕。“事发当时,他不是一直和我在一起的吗?”“对啊,”梅雨叹了口气,“对战时你们确实在一起。可最后你们都中了敌人的个性。小绿谷他进入了你的梦境…这个个性涉及的东西很危险,也很致命。梦境中逃出的只能是一个人,所以绿谷他……”“不可能!你们为什么不问问敌方?他们不是被逮捕了吗?没有其他破解的方法吗?”轰焦冻大吼道。“很遗憾,这……确实没有破解的方法。我们调查过那个个性,它会选择先中招的人创造一个梦境,然后将所有被这个个性影响到的人拉入梦境,接着所有人,包括这个个性的主人都会陷入昏迷状态。梦里会随机出现一个类似‘审判日’的时间点,在这个时间点里梦境里的一些角色会杀死一部分人,只剩下一人可以走出梦境醒过来。但是通常,幸存的人还没醒过来就会被敌方其他人杀死。”常暗补充道:“一般沉睡时间为两天,这两天里只有你还能正常地呼吸,而绿谷他的呼吸却越来越微弱。刚才他被送到了抢救室,不知情况如何了。而且我们在想可能在梦境里他已经了解了大概,并且找机会在帮你,所以现在他很危险…”“他会怎么样?”轰焦冻瞪着眼睛,连眼睛里的血管都清晰可见,显然他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常暗叹气道:“四个人的房间,这个恐怖故事听过吗?这个个性和故事里描述的房间一样,不管走进去多少人,能活着出来的只有一个。”病房的门在这个时候被几个医生推开,医生们摇着头,遗憾地说:“对不起各位,人偶英雄他…”

  一个月后,他出院,而那个人却再也回不来了。他也参加了他的葬礼,仪式上全程只有他一个人默默地低着头跪在棺材面前,任谁都不能将他劝说起身。人们都在哭泣,只有他愣是一滴泪水也掉不下来。既然人心已死,又怎么还会流得出泪?这个梦境里,绿谷他变成了指引自己的路灯,可是他却骗了他。从一开始,绿谷就算计好让他活下来,他让蒙在鼓里的自己单纯地以为只是一个奇怪的梦而已。“我会想你的……”这句话放在眼下简直可笑至极。绿谷出久,你都没有和我说一句再见,就离开我了吗?为什么自己会蠢到相信他的谎言。“你明明不会撒谎的啊,绿谷…”
教堂里奏响哀乐,凄凉的琴声从屋顶上升至天空,这是对英雄人偶的挽歌,也是他心死的灵曲。任务前的那晚,他说过会和他厮守到老,还说老了以后就去宁静的乡下,养一群绵羊,还要养一只猫,取名荞麦面。他们此前出了工作时间几乎形影不离,就算互相不说话只是依偎着对方,也是岁月静好。他们是彼此的依靠与后盾,世是人都憧憬着排名第一与第二的英雄,他们同样强大,同样彼此不可分离。可是这天的到来,将这一切硬生生地粉碎了……也只有绿谷出久,在生命最后的选择面前,还是会义无反顾地救赎他。逃出梦境的人明明可以是他,但他就是选择让自己活了下来。如果可以,他宁愿留在梦境里,让他深爱的人得以活下去………到这就是现实。

  墓园就算在白日也是寂静无人。今天是一个阴天,空中乌云滚滚,却就是下不来雨。这个此刻孤身站在墓碑前的某人一样,轰焦冻注视着石碑上的照片。那开怀的笑容连阳光都失了颜色。他的世界,没绿谷出久便只剩下黑白两色。雨终于落了下来,凝聚在他的脸上,变成了泪水。一只蓝色的蝴蝶在风雨中振动着双翅,停落在了碑上。飞舞蝴蝶,在雨中仍然没有选择放弃,迎着雨滴还在努力飞翔着,就像梦中的那只一样,就像他在危险时对自己回头的那明媚一笑,夺人心魄。轰焦冻缓缓弯腰,单膝跪地,吻在了冰凉的石碑之上。
“I'll be loving you ,Midoriya.”

(The end)

评论(4)

热度(51)

  1. 轰出产粮号我叫老不正经 转载了此文字
    第二周作业~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