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老不正经

【轰出】号码

【轰出】号码
 
  补齐上周的作业, @轰出产粮号 选自农场周作业主题中的"纸杯电话"题目。和上次一样,仍然还想写刀…(你滚)。大概是传说中的白月光设定,两人拥有8岁的年龄差距。总之,是一段由荞麦面萌发出的感情。是刀注意,年龄差距注意。轰职英设定,久为普通少年。没有逻辑,纯属扯淡。如果可以接受,嘿喂狗~~~

请搭配BGM食用,万分感谢:
last kiss

"我一直想问问你的号码……我想问问天堂与人间究竟相隔着多少距离。"---《号码》

  谁也没想到生活所遇来得远比剧中的场景更让人出乎意料。那个樱花飘飞的季节,花瓣被风卷的随处都是,空气中也没有一个角落不充满着樱花那清淡,却绕人心头的香气。红漆漆着的拱桥被花儿妆点着,像是话本里美丽少女会见心上人时站立的桥头,包含在这个充满粉色纯真的氛围之中。桥下的河流倒映着两岸的景色,路过的行人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时不时还发出嬉闹的声音。一片花瓣飘过潺潺流水,落到了一个男子的肩头。男子蓝色的兜帽下露出几缕红白相间的发丝。他目不斜视地走在路上,匀称的身形和高挑的个头让他很引人注目。可这一切对他来说,都仿佛司空见惯,别人的眼光,包括再美的景色也不能让他驻足半分,这些于他真的只是路过而已,在他的记忆里甚至不会留下一点映象。"呼,"他叹出一口气,仰头看了看头顶的青空。万里无云,他眨眨眼睛长长的睫毛挡住有些刺目的阳光。半晌后,向下拉了拉脸上的口罩,蓝色和黑色的异瞳扫过手腕上的手表,抬头稍微观察了一番周围。终于挪动脚步,迈向了马路对面一家传统和风装饰的餐馆。

  "欢迎光临~"拉开木质的大门后,首先传来的就是来自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他抬眼望去,店铺右侧的柜台处正站着一个临近中年的女子。女子微微有些发福的身上穿着淡红色的长裙,鹅黄色的围裙熨得整齐,围在她的腰间。墨绿色的头发也被好好的挽起来,固定在脑后。这间面积不大却有着温馨的小小店铺也同这位女店主一样,干净整洁有着家一般的感觉。"请问,客人想吃些什么呢?"女子露出一个柔和的笑来,眼睛也同月牙弯弯,亲切地向来客问道。"来一份荞麦面吧,冷的。"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菜单。“好的,请稍等。那边有座位,劳烦你去那边稍微等一下吧。”女子依旧是和煦如春风般的笑容。“好。”他选择了一张靠窗的座位,向窗外看去,可以见到干净河水里漂浮着的水草,还有夹杂在其中星星点点的樱花花瓣。稍微将鼻子露出了口罩,放松了肩膀,眼睛慵懒地扫向屋外的世界。也只有在这个时刻,被午后阳光铺满的身躯,才能感到些许放松。 忽然,就听到一个声音从内屋传了出来。“妈妈,我有些饿了。可以给我做猪排饭吗?”带着少年特有的清澈尖细的嗓音,干净内敛,同飘在天空软绵绵的白云无异。他循声而望,便与少年的双目对了个正着。墨绿色的瞳色,就像他刚才看到的水中的水草一样的色彩。不,这样温和到深邃的绿色,应该是波光下湖水中透出的光芒才能拥有的。有些卷曲的短发软软的贴在泛着红色的面颊上,弯弯的眉眼下一个小巧可爱的鼻子,有着洁白兔牙的嘴唇弯着露出暖暖的笑容来。淡绿色的衬衣和蓝色的短裤罩在他纤细的身上,脚上还踩着一双卡通的兔子拖鞋。眼前这个孩子给他的感觉,真的像他的拖鞋一样,实实在在地是一只小小的,害羞温柔的兔子。少年与他对视片刻,露出一个稚嫩的微笑。“妈妈,我帮你把茶水端给这位先生吧。”“好的,谢谢你了。绿谷。”绿谷?他在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看着少年将水杯捧着,一路走来放到他的桌上。“您点的东西马上就好了,请稍等片刻。”眼看着叫作绿谷的孩子就要转身离开。他神使鬼差地问了一句:“可以请你聊一会儿吗?”
 
  绿谷呆了呆,随即小心翼翼地拉开旁边的椅子,落座后还规矩地把双手放在裸露的膝盖上,明亮的眼睛眨了眨。“先生想聊些什么呢?”他将目光放回面前的杯子上,没有解开口罩喝一口,而是用指头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杯子,让他发出清脆的声响。“你…叫绿谷是吗?”现在才发觉自己刚才叫住对方的举措实在是太过冲动,但他一时又找不到话题,只能生硬地将这句话问出口。绿谷点点头,“嗯,我叫绿谷出久。是这家店老板娘的儿子。”他低垂的眼睑重新抬起,一句话没说,就只是静静地聆听着对方的话语。“我今年13岁了,和妈妈一起来到这里…”少年压低了声音。孩子这时凑得近了些,眼中也有了认真的神色,这一举动引得他也故意将头低了低,以便听得更清楚。“我和妈妈离开老家来到这里,其实是为了我的梦想哦。”“梦想?”绿谷一脸慎重,眼镜通透得闪出亮亮的光。“对的。我想成为一个英雄,能成为像年少有为的焦冻英雄那样的人!”他听得心头一动,但面上未表现出一点,他压低声音说:“他有什么可让你崇拜的?他不是一直都是个很冷漠的人吗?冷漠的人,是谁也不愿意靠近的吧。相比起来,大家都更喜欢NO.1的欧文麦特吧。”说话的语气带着黯然,就连这敲击玻璃的声音都停止了。“不是的哦,我觉得焦冻英雄私下里是一个超级温柔的人,而且他与我得年龄更接近呢,虽然在镜头前总是不爱说话,但这一点反而让我想关注他。”“嗯?”他抬起头看向绿谷,眼里充满惊异。少年接着开口道:“话说,我是他的超级粉丝呢。只要有他的出场,我都会去看!也许他强大冷酷的表面总是被别人说做高冷,可事实上他也和我们一样是活生生的人啊,为什么大家总要用言论把他推向孤独的高位呢?”绿谷的声音不禁拔高,带着些颤抖,眼中似乎也有了雾气,而他像被钉在原地一样,呆愣地听着对方说完。“既然是人,就都有喜怒哀乐。我想焦冻英雄也许是因为什么事情才会有着悲伤的表情,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面对的事情…”绿谷低下头,声音也逐渐变小。“我也一样。我想成为一个英雄,可是这个梦想对于现实太过遥远了……焦冻英雄之所以会用冷漠的面孔示人,也许是想掩盖自己内心的酸楚吧。”忽然发觉对方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绿谷抬起脸来,怯怯地说道:“对不起,一下子说了那么多不明所以的话。明明,我连他真人都没见过,却还在这里胡说一通。”“……”
 
  这时,女店主抬着盘子端来了菜肴。“这位客人,你点的冷荞麦面好了。请慢用。”又转身拍拍绿谷的肩膀,“过来吧,不要客人要用餐了。”“等等,我想再和他说一会话,可以吗?”他抬头看着女店主。“这样的话,绿谷就留下来陪客人聊天吧。你的饭我等会儿帮你拿过来。”孩子懂事地点点头,“好的,谢谢妈妈。”“先生,”绿谷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对面的人身上,“那个…刚才有些唐突了,还请不要介意。”“嗯。”他将口罩解开,看着对方。“听了你的感受,我倒是觉得释怀了许多。能被你理解,我很开心。”“啊?!”少年惊讶地看着对方的面容,赶紧用手捂住快要跑出口的惊呼。“焦冻英雄!!!”下一秒,绿谷转头向四周张望。“还好还好,这个时间点店里没有客人。”说完,拍着胸口叹出一口气。“焦冻英雄,能见到你真人真是太好了。”绿谷将身子靠近,大大的眼睛流光溢彩,连同周围仿佛都被带上了星光。“能请你帮我签个名吗?”轰焦冻被他的光芒所感染,莞尔道:“好。”“请等一下。”一会儿,孩子踩着可爱的鞋子,怀中抱着一本笔记本站在他的面前将笔递给他,又害羞地把本子铺开在他面前。“麻烦在这里帮我签一下。”泛着粉红的指尖指着一方空白。行云流水,他早已习惯了在各种场合签下自己的名字。当他停笔的时候,只听得耳旁传来少年高兴的话语:“非常感谢,焦冻先生。”轰焦冻把还带着绿谷淡淡体温的笔记本递给他,“你可以不用叫焦冻,这名字听太多都麻木了。”“那……”绿谷的大眼睛眨巴着,顿了顿说道:“叫你轰君可以吗?”“可以。”看着面前孩子的笑脸,他的嘴角也不禁跟着弯了起来。绿谷看他的眼神简直快要冒出泡泡,“轰君,以后还能见到你吗?”孩子突然发觉自己的问题有些为难对方,不禁低下头用手搅着衣服。“能。之后有空我会常来的。”“真的可以吗?”绿谷期盼惊喜的脸庞快要比阳光还要耀眼,“我答应你,我会来。”轰焦冻柔声应道。“能互相理解的灵魂真的太少了…也许我们能成为朋友,忘年交。”他看着玻璃茶杯中倒影着阳光的茶水说道。“一见如故吗?我……”察觉对方没有发话,他抬头却见到快要晕过去的绿谷。对方的脸红得都快冒烟了,蓬松的脑袋也直往后仰,连话都快要说不清了。“你没事吧?”轰焦冻着急地站了起来,走过去拉住了对方的身子。绿谷甩甩头,回过了神。“抱歉抱歉,我太激动了。没想到,能和焦冻…哦不,轰君成为朋友。我…我我…”紧接着又用两只手死死地捂住面部。“能遇到轰君,我真是太幸运了!”轰焦冻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软软的感觉,他看着绿谷快要缩成球状的身体,忽然觉得眼前的少年简直像一坨软糯糯的糯米团子。“绿谷,你怎么了吗?”女店主抬着猪排饭走了过来,看见儿子反常的表现她感到很奇怪。“没事,妈妈。我……”“阿姨,”轰焦冻转向她,将兜帽解开,异色的头发展露了出来,他又伸出手来。“初次见面。我是绿谷的朋友,轰焦冻。”就在绿谷的妈妈还呆站在原地刚要说话时,却被绿谷打断了。“妈妈,这位是我的朋友和偶像,轰君!”“哦,”老板娘半晌还没有反应过来,迷糊地回想着自己儿子说的话。偶像?这……她扭头去看一旁的轰焦冻,轰焦冻的手还伸在那里。“是焦冻英雄吗?!你好你好。”绿谷的妈妈赶紧握手,激动的神情简直和绿谷如出一辙。“能见到你本人,荣幸之至啊。绿谷,你和焦冻先生聊着,我去帮你们做些糕点。”“不用麻烦了,我们聊一会儿就好了。”“好,好的,我就去厨房打扫,不打扰你们了。”绿谷想起什么似得,“稍等一下哦,轰君。我去拿一个东西。”

  “这个,我想送给你。能收下吗?”当那个用黏土捏得很抽象的人偶被放在轰焦冻的手心时,他差点要失声笑了出来,可他还是礼貌地接过道谢:“好的,谢谢你。”。歪歪扭扭的五官,还有着豆子一样,带着冷漠小眼神的眼睛。红白色的头发,细细的胳膊和腿,人偶安静地躺在手掌,却带有着温柔的浅笑。他发现这个人偶的衣着竟然是少年时期的自己在排名第一的高中雄英时就读时的校服。“UA”,那两个显眼的字母被映在衣服上,透露着无限的骄傲与自豪。“其实…我一直都梦想能成为一名雄英的学子。”绿谷站在旁边小声地说着。“哪怕这个梦想总是让让人笑话,但我也想争取一下。”“你的个性是什么?”他头也没抬,依旧在把玩着这个玩偶。绿谷埋下头,声音几乎就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我…没有个性,我是很少数没有个性的人之一……”轰焦冻的手颤了一下,他看见少年被刘海遮住,看不到的眼睛里似乎流出了液体。“啪嗒啪嗒”变大的雨滴一般,泪水失控般地滴落在孩子脚前,很快就聚集起来染湿了脚下的地板。轰焦冻心里也有些东西随着这眼泪一起,聚到了一处,让他下意识地做出动作。下一秒,绿谷整个人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头顶上传来一个声音,“我不擅长安慰别人…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他将手松开,但腰杆却被对方马上抱住。“再抱我一会儿,好吗?”在感受到头顶又被暖洋洋的鼻息包围后,少年紧绷的肩膀才重新放松下来。“我也知道,我的梦想很遥远。但能和你拥抱,我真的从没敢想过…以前,难过的时候我也只敢用纸杯电话假装着和你通话,我很想问问你在面对那些困难和危险时,你是如何这般镇定云淡风轻的?我也想通过纸杯电话告诉你,我不该这么委屈爱哭,可是就是怎么也忍不住,实在是太丢人了,”他抬起头,雾气迷蒙的眼睛中有着轰焦冻的倒影。“我也会害怕啊,但是面对任何人的时候不应该表现出来啊,因为这样会失态,会失控,会失礼。所以还是藏着好。”轰焦冻露出苦笑,眺望着窗外的远处,明明置身阳光下却过得漆黑如夜。“毕竟,我是职业英雄。背负着东西一定不能在群众面前倒下啊。”“不,不是这样的。”抱着他的少年,直直地看向他,眼中充满坚定,“我虽没有深入了解过轰君的过往,但轰君在我心里一直是个有血有肉的英雄。他的强大并不只是为他人而存在,他也有自己活着的意义。虽然有时候会露出忧郁的眼神,但是行动起来是绝对不会有所犹豫的!因为他一直是为自己至高的理想活着,为我们的期待而活着啊。”这一番发自内心的话语震撼着轰焦冻,他感到自己的心在剧烈地颤抖,身体里被束缚的自己仿佛也在那一刻从坚冰下苏醒触碰到了光芒。他蹲下来,平视着绿谷,修长的手指抚摸在孩子软绵绵的发间。“你真是一个随意说话的孩子啊……”“对不起。”绿谷的脸红了红,“我失礼了。”“不,你说的没错。谢谢你和我说真心话,很久没有和人说那么多了。”他笑的很温柔,“爱哭并不丢脸。只要你还愿意跌倒了站起来,就算是哭着向前也同样让人敬佩,对吗?”他用手抹去了绿谷挂在眼角的泪珠,“就算没有个性,但也不代表无法成为英雄。我听说,现在科学家们在研制一种技术,能够促发没有个性人们的基因变异,实现个性的回归。也就是说,未来你获得个性的几率是很大的,所以,别忘记自己的梦想。”眼泪把绿谷长长的睫毛打湿了,每次的眨眼都有小小的水滴溅落。“真的可以吗?我能成为英雄。”“当然,我会等着你。”他望着他,笑得宠溺。“我想,如果能经常和轰君说话就好了。不过没关系,传说通过纸杯电话,只要说出的话都发自肺腑,那对方都能感受你的心意。”“为什么?”轰焦冻故意问道。绿谷笑着,露出了可爱的酒窝:“因为电话里住着神奇的小精灵呀。”“可我听说,那两个精灵是伴侣来着。”“啊?”他将绿谷瞬间的脸红看得仔细,“我有空我会接你的电话的,你放心好了。”轰焦冻站起了身,看了看桌子上的猪排饭。“快来吃吧,过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呢。”绿谷反应过来,坐在轰焦冻对面,低着头夹住一块猪排就往嘴里塞。虽然没说话,但时不时地悄悄抬起眼来偷偷看向轰焦冻,被发现时又装作自然地垂下眼睛。只有红红得耳朵和桌下悬在半空却纠缠在一起的拖鞋能显现出他的羞涩与不安。“绿谷,”他轻声唤他,“嗯?”“等你进了雄英,我的事务所会聘请你。”他看着他眼中的光芒转化为惊喜,心情也变得开朗了起来。“我一定会努力的!”

  他们成了朋友,知心朋友。从那天以后,轰焦冻也懒得回家等着姐姐做饭,更多的时间他更愿意来到这家餐馆来品尝老板娘的手艺,会见自己的朋友。“两年了,你老往那家店跑。要不是你说是朋友,我还以为你谈恋爱了呢。”姐姐边收拾东西,边对在一旁看似在看书实则在发呆的轰焦冻说。“没有,你想太多了。”他平淡地回应道。“是嘛?我每次看你回家都满脸开心。这可和从前的你不一样啊。”有吗?他陷入了沉思,右手杵着下巴。看着灯光下飞舞的灰尘想得出神。“恋爱是什么样子的呢?”他小声呢喃道。“你可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简单来说就是总想着往对方那里跑,总想给对方打电话。对了,纸杯电话你听说过吗?传说恋人的甜蜜的情话通过纸杯电话是可以被对方听到的哟。”轰焦冻看着抱着脸幻想着的姐姐摇了摇头,“你最近看太多电视了。我要去休息了,晚安。”“哎,我说的是真的。你可以验证一下啦!”他轻轻合起卧室的门,平躺在榻榻米上仰望着天花板。倏然间,脑海里出现了熟悉的脸。“绿谷出久…”口中吐出这几个字,他伸手拿到了放在一旁的盒子。坐起身,将盒子中那个出自绿谷之手的纸杯电话拿了出来。记得这是有次他去找绿谷时,被赠的礼物。两个白色的纸杯绘着他们两个,中间用一根手工编织成的线连接着。意外的,绿谷的绘画功底很不错,简笔画下的两人却很写实传神。轰焦冻摩挲着杯子的边缘,似在回味着什么,蓦地将纸杯凑到了嘴边。迟疑片刻,缓缓道出一句话来:“绿谷,也许我是喜欢你的吧……”却又飞快地将纸杯拿远,“我到底在干什么?”轰焦冻捂着头躺了回去。蓝黑色的双眼闪烁着说不清的情绪,“我怎么会对他产生那样的感情?”

  今天的午后下起了小雨,绿谷将晾晒在外面的衣服收回了家。刚一转头,就看到了那一把撑在雨声中显眼的蓝色雨伞,伞下面的青年穿着长长的风衣端正地站在那里。“轰君。”他把装着衣服的竹筐放在了玄关出,跑了过去。“你怎么想着来我家了?”轰焦冻把伞向上抬了抬,露出了那双很漂亮的异色眼睛,让绿谷进到雨伞下面。他专注地看着绿谷,没发一言。“轰君,你是有什么事吗?”绿谷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害羞地抬起手挠了挠头。最后,轰焦冻终于拿出了藏在身后的一束花来。“我今天特意到你家来找你,是想预祝你成功。”那束黄色的蔷薇花被呈现在绿谷面前时,他呆滞了片刻然后接了过来抱在怀里,脸上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来。“轰君你以前送过我玩具,书本。还是第一次送花呢。”“是啊,可是绿谷你每次送我的东西都是很用心的自己做的呢。从那个小泥人开始,到我挂着的挂件都很可爱。”他低头看向少年。两年后,绿谷又长高了些许,身材也逐渐变得修长,唯一不变的还是那张笑起来很灿烂的娃娃脸,以及那走神的大眼睛。“轰君下周末有空吗?”“你不去考前特训了?”“嘿嘿,不用。那天我被特地批准放一天假。可以一起去公园吗?”“好。”轰焦冻张开一只手,“可以给你一个祝福的拥抱吗?祝贺你的个性觉醒了,预祝你成功考入雄英。”“嗯。”绿谷也张开双臂抱住他。两人站在伞下,聆听着相互起伏的呼吸声,聆听着雨滴敲击在伞面上轻快的声音。这沉静的气氛,被轰焦冻的一声叹息所打破。“怎么了吗?轰君。”“绿谷,”轰焦冻遽然觉得自己被这近在咫尺的人迷了神智,他凑近对方耳垂,低声说道。“我给你打电话了。”“我没接到,抱歉轰君。”绿谷感到自己的心跳忽然加快了许多,轰焦冻的睫毛都快要接触到对方的皮肤。“我用你送我的纸杯电话,你感受到了吗?”怀里少年的身体顿时一僵,他听到他带着颤音的话语:“轰君,纸杯电话隔着距离用的话。只有…只有……”“只有恋人才能听到。”轰焦冻松开绿谷,认真的看着他。“我这段时间仔细想了想,我觉得我是喜欢你的,绿谷。”面前的少年脸像被逐渐蒸熟了的螃蟹,“轰君这……这是认真的伐???”随即又转过头去开始碎碎念了起来,“虽然轰君表面很冷淡,但实际上私下却是个天然呆呢,开玩笑什么的虽然从来没有过,但是感情这件事到底是不是认真的啊,难道是像小孩子一样随便作决定的吗?啊啊啊,好烦呀!”“绿谷。”轰焦冻看到绿谷明显地被吓了一大跳,赶紧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我是认真的,我没开玩笑。那…绿谷你呢?你……怎么看?”“我我我……”轰焦冻深吸一口气,笑着说道:“你不必着急回应我。下周末见,我会等你的答复。”绿谷愣住,“哎?轰君去我家坐坐吗?”他拉起绿谷的手,少年的手很软也很小,他的手掌完全可以将其包住。“不了,我得去为这次去为这次的作战做准备,你先回去吧。”绿谷被送到家门前,他转头看向轰焦冻。“请多加小心,我等你回来。”“嗯。”“能弯一下腰吗?”他依照他的话,弯下了腰。少年垫脚,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轻浅如同羽毛落在水面。等他回过神来,对方已经跑得不见了踪影,只有他站在伞下摸着额头,露出一个笑来。“我等你到18岁,好吗?”

  不过才过了三天,窝在卧室的绿谷已经被失眠和特训折磨得有些憔悴了。这几天他只要一闭眼,就会看见轰焦冻的脸庞。360°全景环绕,包括各种声线呼唤他的声音。“真是犯罪啊,轰君。”他把头埋在枕头里,闷声闷气地说:“完蛋了,我彻底沦陷了。算了,还是看一看手机缓解一下吧。”刚打开手机屏幕,就看到了大大的新闻标题。“NO.2英雄焦冻任务中殉职,全民默哀。”!!!什么?绿谷拿着手机的手毫无预兆地就抖了起来,心脏也像被重锤敲击过一般,心跳犹如雷鸣震荡在脑海,耳朵失聪了一样只剩下了无尽的耳鸣。他挣扎着站了起来,才发觉自己眼前也阵阵发黑,用手扶住墙壁才勉强站稳。“妈妈,我出门一趟。”他扯过在沙发上的外衣,奔跑着冲出了门。“绿谷,不要跑那么急啊。”绿谷的母亲在客厅里看着电视,看到自己孩子夜里飞奔出去不免有些担心。“都天黑了,他要去哪里呀?”刚把视线放在电视上,就听到了电视新闻的播报:“据了解,焦冻英雄是为保护受伤群众,不幸落单被敌方偷袭杀害,因公殉职。”“怎么会这样?”绿谷的母亲捂着嘴,满脸的焦急和震惊。

  在跑到海边的时候,绿谷看到了那个等着他的人。一个很高,但是面容消瘦的金发男人坐在一块石头上,路灯下的他显得有些孤独。“欧文麦特!”男人回过了头,看到了气喘吁吁的绿谷。“绿谷少年,你来了。”“我听说,焦冻英雄出事了?”欧文麦特叹了口气,说道:“是今天才上的新闻,事后敌人都被抓住了。……这次行动我因为身体原因被医院强行留下所以没去,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太过遗憾了,抱歉。”“明明,他那么强大!他是NO.2啊!”绿谷睁大了眼睛,神态有些失控。“绿谷少年,请冷静!”原本瘦如骷髅的男人忽然变得高大,单薄的身形变得充满了力量。“这是英雄的宿命,英雄就是天上的星星。纵然耀眼夺目,但总有一天还是会陨落。连同我,我也要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职业英雄本来就充满着危险。焦冻英雄从来都很优秀,他为保护群众作出了正确的选择。”绿谷不停地摇着头,“不,你们不要再离开我了。他也好,你也罢。你们不是都想看我成为英雄的那一天吗?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着急地走?明明说好了等我的。”绿谷双手抱着头,跪在了沙地上。“为什么啊?你为什么就走了啊,轰君…我还没正式答复你,还没告诉你我也同样每天也用着纸杯电话告诉你,我喜欢你啊……”几乎是歇斯里地地喊出了声,他的眼泪也顺着面容全部灌进了沙哑的嗓子里。欧文麦特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绿谷少年…唉,节哀。”他摇了摇头,正要转身走开,却又被绿谷叫住。“欧文麦特……”少年的声音嘶哑低沉,还带着哭腔。“我一定会借你的力量成为英雄,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你们的担子是该分我一些了,我会成为他……”欧文麦特沉默地看着哭泣的少年。那天,他不仅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哭喊,还有一个幼稚的灵魂破碎裂开的声音。

  16岁的生日,在班上的同学为自己庆祝结束以后。深夜,他一个人来到雄英的操场上,手里还捧着一个小小的蛋糕,上面用奶油画着一个小小的人。歪歪扭扭的五官,还有着豆子一样,带着冷漠小眼神的眼睛。红白色的头发,细细的胳膊和腿。“轰君,今天是我的生日……”烛光旁的双眼充满着泪花,“去年的时候你还在…呐,”绿谷吸了吸鼻子,“一年又过去了,我还是个爱哭鬼。不过,我考入雄英了,你的事务所也来邀请我了,我还交了很多的朋友。以及…这个传承的个性我也渐渐掌握了,我一定…一定会成为像你一样的英雄,请祝福我吧。”他双手合十,眼泪滴在蜡烛上,差点浇灭烛火,空气中散发一丝烧焦的糊味。“对了。我的英雄名,叫人偶。”“还有一句话,”他拿出了一个东西。是一个新做的玩具,两个白色的纸杯绘着他和轰焦冻两人,中间用一根手工编织成的线连接着。绿谷把一个纸杯凑在自己嘴边,一个放到地上反扣着。“我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听见。我希望这个声音能穿过人间,到达天堂,让你听到。”漫长的停顿之后,一个声音穿透摇曳的火焰,“………我想你了,轰君。”

(The end)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25)

  1. 轰出产粮号我叫老不正经 转载了此文字
    是上周的作业~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