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老不正经

【太中】余光3(刑警宰×法医chu)

  “啪——”修长的指头按压在墙上的开关,房顶上的灯光一盏接一盏地闪烁着亮起。现在这栋大楼里只剩下太宰和跟随而来的两个警卫,刚才目睹了恐怖尸体的两人面对如此空旷的回廊,难免有些心里发毛,更何况此时正值深夜。感受到了两个人脚步的停滞,太宰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怎么了?”“没…没什么……”其中一人含糊道。“走吧。”“是。”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仿佛自动隔离了整个世界般,眼前只遗留着这色彩单调的回廊。太宰治一声不吭地走到档案室门口,就在手快触碰到密码锁时,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微笑。背对着两个警卫,他笑了起来:“怎么?还打算装下去吗?”话音未落,身后的一个警卫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掏出了枪,并且一下子就将身旁的那个同伴爆了脑袋。太宰用手指摁了摁耳朵,转头笑道:“你这把枪的消音器恐怕得换换了。”“少废话,快输密码把档案室打开。”转眼间,那个将枪口移向自己的警卫已经变身成了一位身材凹凸有致的漂亮女子。女子恶狠狠地瞪着太宰,棕色的卷发垂在了肩膀上。枪口又距离太宰治的头近了几分,“哈,我最讨厌的两个情况都同时出现了啊。”女子显然是失去了耐心,手一伸扯住太宰的领带将他拉近,手枪直接抵在了对方的脑门上。“你很不怕死啊。”“是呀,不过我更享受自杀。”太宰挑了挑眉,“异能力小姐,你把我杀了你也进不去哦。毕竟这是防弹门呢。”太宰凑近女子耳朵,“这个样子,太粗鲁了一点也不淑女啊。”“你…”被太宰呼出的热气忽然招呼的女子显然有些错愕,略微松开了对太宰的禁锢。下一秒,女子纤细的手腕就被一只手反压在了背后,手中的枪支被迫扔到了地上,手腕关节处也被太宰治硬生生扳住,动不得分毫。“!你可真是卑鄙!”女子的眼神充满杀意,低声咒骂道。“说吧,来干什么呢?”太宰将她摁在墙上,持着胜利者的姿态,低声问。女子冷笑一声:“呵,太宰警长可真是敬业。告诉你也无妨,我们也在寻找凶手。”太宰的眼神黯了黯,不由得手上发力,女子随即吃痛地哼出了声。“小姐,请你说实话,我不是一个接受得了谎话的人。”“我骗你干什么?信不信由你,那个家伙杀了我们的一个同伴。”她的表情忽然变得哀伤起来,“你也知道的,最近类似的杀人案件已经不下二十起了,被害人中就有一个我们的同伴。我们只是想复仇而已。”看她认真的表情,似乎并没有说谎,太宰治便将力气收回了些许。“这位小姐,不管你们是什么组织,这件事情都得交给警方处理。如果你们一旦越了界,那就得自己承担后果了…”太宰顿了顿,“还有,身上带那么多危险品可不太好啊。”说着,他拿出一把小巧的女士手枪。“你…你还给我!”女子在看到那把手枪之后瞬间慌了神。太宰治将手枪拿到面前仔细看了看,笑了起来:“如果我推测没问题,那么你只是在今天已经连续杀过两人了呢。黑帮小姐。”银色的手枪上,雕刻着一圈茂密荆棘,缠绕在枪口的位置,在灯光下闪烁着寒冷的光芒。“除港黑外的,另一个以各种非法经营和人口贩卖的狼群。Blackthorne,真的会因为死了一个人而大动干戈?”他发出一声冷笑,“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这笑声让女子打了个冷颤,她莫名地觉得很熟悉,但是仔细回忆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当子弹上膛的的声音响起在脑后,女子开了口:“我想现在你应该猜到了,我们的目的…”“因为污浊是吗?”“没错,他很有价值,Blackthorne希望拉拢他,不管用什么方法。对于黑帮有价值的人要么加入组织,要么除掉,没有第三种选择。”“果然都是一个德行…”太宰治感叹道,“真是无聊死了,这种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好了,今天的谈话便到此结束。荆棘丛里生活的小鸟,也该恢复自由了。”说完,一个手刀砍在女子的颈部,女子便失去了知觉。“让我想想,如何说服那帮老古板让她在多待一段日子。唉…毕竟连续杀了两个警察,麻烦死了。”

   空无一人的大街上,中也一个人走在冷风中。浑身的血腥味并没有被肆虐的风吹走,手里的伞被捏得皱巴巴的,一点也没有要打开的意思。雨滴滴滴答答地顺着头顶直流到下巴,发丝像被胶水黏住般紧贴在脸侧。倾盆大雨冲刷着额头,就连睁开眼睛看清道路都变得有些困难。他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呼出一口气,把头顶上的帽子拿了下来。现在他心里很乱,只得出来淋一下雨。就在半个小时前,家里忽然打来了电话,说是他的妹妹被绑架,绑匪明确指示要他去见面。这让他简直就是焦头烂额,这边要调查受害人尸体还没有处理好,那边家里又出了问题。中也抬手看了看表,凌晨5:00。按照时间计算,还在读书的妹妹该不会是在住校状况下被绑架的吧?他一阵头痛,从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了手机看着屏幕看了半晌,像是毫无办法般,终于按下了通话键。几声“嘟嘟”声后,电话中响起了太宰慵懒的声音,“喂?请问是哪位?”“……”“没声音啊…难道是骚扰电话?”“青花鱼,是我。你竟然没存我电话吗?”“哦!是蛞蝓,我还以为是什么奇怪的人打来的。怎么了,大晚上的想我了?”中也按耐住自己心里窜起来的火苗,压低声音说道:“我来你家一趟,给我开门。”“果然是想我了啊…”还没等对方说完,中也就挂了电话。

   大约20分钟后,中也出现在了太宰家的公寓门口。一身湿透的他,绷着一张脸从敞开的门口进屋时一向嬉皮笑脸的太宰也被吓了一跳,只是微微惊讶的表情,没有过多的停顿又重新换上一副轻松的表情。“怎么了嘛中也君?不要板着一张脸啊。”中也身形一顿,转过身子,弄的外套上的水被他干脆的动作甩落在地。“太宰治,有时候我真是讨厌死了你这张不怒不悲的脸,你就不能有点其他的表情吗?还是说在你看来很多余。”太宰一愣,反应了两秒之后随即开口道:“…呐,是这样。我的职业素养比较好。”又一摊手问,“话说你跑来找我就是为了开嘲讽一下我面瘫的吗?这也太…”“我妹妹被绑架了…”还未等太宰治把话说完,中也就抢先开了口。“什么…?”太宰的表情有些变化,看着中也的脸似乎在揣测。“绑匪要我亲自过去见面,本来我不想来找你的…只是我衣服太湿了,所以就顺道来你家了,可没有刻意来找你帮忙的意思。”“…”太宰半个身子靠在门框上,挑了挑眉,开始上下打量起现在他面前滴着水的中也。被雨浸透的红色乱发没了往常的蓬松,紧贴着同样沾满雨滴的脸上,眉毛个睫毛上还闪烁着几滴水珠,深蓝色的眼眸微抬向上方,含带着认真注视着自己,从发丝汇集而成的小小细流由鼻梁行至鼻尖,如通飘花入水的轨迹,又蓄积在了两瓣红色的唇边。无需经过妆品的修饰,已是透出清澈的红。“喂!太宰,你有没有在听?”对方的弯弯眉毛蹙起,湛蓝色的眼中反射着太宰治的表情。“哦,我知道了。我会和你一起去的。”太宰头偏向墙面,心不在焉地回复一句。就在下一刻,一颗水珠从中也的额角滑向眼眶,就像坠入流星沉入深海般,在半路却被太宰止住了。太宰右手的拇指抚上中也的眼角,“去换一换衣服吧。这样湿透了会变成生病的蛞蝓的。”虽说是一句怼人的话,但语气里的温和程度却是在他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同时却惊讶到了中也的。“……哦,那好吧。你等我一下。”中也破天荒的,他没有回嘴,只是下意识抬手抹了一把脸上,径直向着太宰的房间奔了进去。而太宰却仍站在原地,回想起刚才两人的站姿,又看了看自己的大拇指,发起呆来……好像,网上有个词叫做什么壁咚来着…?

谢谢阅读到此的你~
篇4转:余光4

篇2转:余光2

篇1转:余光1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