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老不正经

【太中】余光(刑警宰×法医chu)

.“我眼中所及之处皆是你,就算余光也未曾例外…”——《余光》

 大雨滂沱的夜晚,空气里潮湿的气息弥漫着,裹挟着浓郁的血腥味刺激着人们的味觉。原本平时没有路灯照亮,处在黑暗之中的狭窄小巷此刻却挤满了人,被雨水不停冲刷地地面反射着警灯红蓝交替的光芒,水滴凝结着暗红的血液在聚焦的灯光下暴露于视野之中。也许该庆贺此刻是在雨夜中出现的景象,如果换在白天,恐怕这具蜷缩在角落里扭曲的尸体,它面目狰狞的死相不知道会吓跑多少过路者。警戒线在雨中滴着水,却被一个忽然闯入禁区的身影刮蹭到,于是上面的水连带着这个人匆匆脚步激起的水花,立刻就将此人的衣服弄湿了大片。

 “太慢了,中也。”

  发出声音的是一个站在警车旁边的一个男子,一身警服把他的身形衬托得更加修长,乌黑略卷的头发被雨水沾湿向下滴下水来滴落在发下一张俊逸的脸上,此刻他的表情充满了严肃却也有些僵硬,但湿透了的身体却未使得他有任何一丝的狼狈或是不堪,相反的雨夜中的这个男人反而更能表现出沉默中酝酿着的冷静和睿智。

“借过。”

  被称作中也的人拎着工具箱直直地向着巷子的最深处走去。却被刚才站在警车旁的男子一把拉住,

“你的工作服我带来了,别让血染在衣服上了。”

中也看了看那件被递过来叠得整整齐齐的苍白衣物,顺手拿过来将工具箱很自然地凑给对方让对方拿着。

“哼,大半夜的非要让我来不可吗?不是有那么多法医鉴定员在的吗?”

“是这样的。这具尸体死得很奇怪。除了遍地大片的血迹,似乎没什么东西可以引起注意了。”对方摸了摸下巴,低头思考了片刻,又伸手从车窗里拿出一个塑料文件袋来,“之前警局里接到报案大概是在午夜两点。也就是在你刚下班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情况绝对不能让热衷于暴力美学的中也君错过啊~”

“我在登记上次那个案子的尸体啦!死青鲭。不然你以为谁爱和死人待在一起?还有,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行程?”

“哦哦,”对方似是叹了口气一般,又接着说:“我还以为蛞蝓先生有什么特殊癖好啊。刚好,我接到任务就赶了过来,顺便一问你也没睡,我想那就直接让你过来不用耽误时间啦~”

“去死吧,熬不死你青花鱼。”

“等等,”被叫做青花鱼的男子叫住他,“现在是工作时间,我们还是严肃点比较好。”又靠近了几分,在他的耳边说道:“现在我是你的上级,你得称我太宰警长才是哦,中原警官。”

  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一脸冷漠地穿好衣服,接过箱子,然后颇为不耐烦地问了一句:“可以带我去看尸体了吗?太宰警长。”“当然。”太宰治看着面前比他矮了一个头的中原中也勾起了嘴角,“嘿,你那是什么表情?”中也上前一步,仰起头看着他,“只要你那家伙一笑准没什么好事!”

“哦?哪有?走吧,我带你过去。”

“哼。”

中也转头,走进了那个被血染红的小巷。而后面跟着的太宰看着这个穿着白色长袍,身材娇小的男子,露出了一丝苦笑。总是觉得…像他这么张扬的个性实在是不适合这个行业啊,他的性格如此,他出众的面貌如此,还有那头红色夺目的头发亦是如此。在黑暗中过于耀眼,可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啊……

  地上那个被肢解的尸体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像在无声地控诉着罪犯的残忍。那是属于一个中年男子的身体,散落的残肢碎肉随处可见,血水呈现出的半凝结状态也被雨水冲刷出一缕缕血丝,周围陈旧泛黑的墙上洒满了斑驳的血迹,还有几个用死者的血液拍上去的巴掌印。

“这个巴掌……”

中也看着这样的场景,皱了皱眉头。紧接着扑面而来的腥味刺激得他干呕了起来,那种胃部痉挛的感觉让他本来有些困意的大脑重新运作起来,但是胃被拉扯的感觉真的十分难受,让他险些连腰都直不起来。一瞬间,就连他湛蓝色的眸子都被刺激出的泪水所掩盖。一双手蒙住了他的口鼻,覆着混有淡淡酒精味的医用口罩盖在了他的面部。他的脸庞本就小巧,被那双手遮盖后正好适时地阻止了那股难闻气味的入侵,被熟悉的味道包裹后,让人痛苦的反胃感觉也渐渐消失了。中也深呼吸一口气,将口罩戴好,“谢了。”

“哎呀,没想到中原警官这么脆弱……”太宰治看着中也长长睫毛上挂着的泪珠调笑道。“能不分散我注意力么?”这位身为法医,其实超级能打的小个警官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一旁的部下们都赶紧立正站好,一脸紧张。只有他们那位不怕死的太宰警长仍然保持着万年不变的微笑,一拍手:“好啊,接下来我帮你打下手好了。”

“你别来打扰我就谢天谢地了,警长大人!”

  戴着胶皮手套的手触摸着被利器切割开,被半胶状的血块包裹着的尸体,将尸体腹部向外翻出的皮肉翻看片刻。中也站了起来,“如果,只用周围的血迹来判断。喷射状和抛甩状血迹,还有尸体摇摇欲坠的头部可以简单推出,被害人是被锋利的武器直接毙命,甚至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嗯…确实。犯人目的很单纯呢,被害人的财物一件没少,但是这残忍的杀人手法也是少见了。我只是好奇,是什么导致凶手得手后还要继续将被害人的尸体破坏成这个样子,是因为他本性残忍呢?还是…因为巨大的恨意?”

“这个就要你们刑警组去调查了。我想,这个杀人凶手可能不是一般人啊……”

“异能者?”太宰治忽然笑了笑,“如果确实是这样的话,那就有趣了。”他的眼中闪烁出一丝玩味,在黑暗中那双鸢尾色的眼睛像狐狸般眯了起来。中原中也回头看了看他,无奈地摆了摆手,“有时候你这家伙简直可怕得不像个警察。”

“那像什么?”太宰治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像黑手党……”

感谢阅读(鞠躬)
篇2转:余光2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