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老不正经

【轰出】绿果

【轰出】绿果
 
是来到欢乐农场的周作业,选自“水果”的题目。因为第一次尝试小短篇,所以内心有些激动和忐忑。文笔不好也请见谅(另外多说一句,太太们真的很厉害,粮也很好吃~)
@轰出产粮号

cp:轰×出
校园向,大概是小清新的那种(可能是清水)
是轰总追久的那种感觉,久慢慢地发现自己也喜欢轰的文
我听着一首歌码的字,推荐一下。纯音乐很安逸那种。
Cold Hands
(个人建议听BGM啊~~~)

  那个淡淡的声音被他记住时,是一个阳光不太剧烈的初夏。在知了不停歌唱的时候,那个声音夹杂着清香的味道一同灌入他的脑海。许久不见阳光的内心,也因为这机缘巧合而忽然放晴,这使得他的眼睛也随之放大了瞳孔。不经意抬头,便是那棵缝隙中透着阳光,开满了白色花朵的苹果树。微风阵阵,树木摇曳,洁白的花瓣跟着风儿远去,他感到胸腔之中好像也有一颗种子,跟随着开始发芽了。
  他叫轰焦冻,一个很引人注目的少年。天生优秀的个性再加上英俊的外表,使得他往往成为被人羡慕仰望的对象。可偏偏,他的性格就是与他人不和。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无时无刻不从那双漂亮的异瞳中显现着;明明是很悦耳的声音,也偏要压低声线,说出拒绝的话。刻意铸造起来的城堡,将其他人阻隔在外,也将他自己给紧紧包围。真的不需要别人的关心吗?他自己也不知道,可是在当那个人硬生生地将他的防线彻底击碎的那一刻,轰焦冻震惊,无措,但同时也带有着自己都想不到的欢喜。所以那天他笑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看到对方的眸子里也有着小小的光芒在跳动。
“那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吗?”那个少年,他也在为自己而高兴吗?
“…谢谢你了,绿谷。”
  这些天的风,有些喧嚣。轰焦冻站在那棵苹果树下,任凭着树上散落的花瓣飘落在自己的身上。旁边路过人的目光或有探究或带有着惊艳。那些白色犹如梅花形状的五叶花朵揉在他红白相间的发丝间,可他却毫无察觉,只是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教学楼的门前。终于,一抹青绿色撞入他的视线。风起,那个少年穿着的白色的短袖衬衫被悄悄掀起衣角,那双饱含天真的明亮双眸,在风中微微眯起,转眼却是看到了站在树下的他。
“轰君~”
  那个名为绿谷出久的少年,带着可爱的微笑,背着柠黄色的书包,向着自己跑来。多想…在这个时候,展开双臂,将这个带着阳光气息的人拥入怀中,然后抱着他,将面部埋入他绿色而柔软的发间。那一定是青苹果的味道……轰焦冻默默想着,看着眼前的人,却出了神。
“轰君,你怎么了?”
  少年伸出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他微微惊愕,将刚才的想法用平静掩饰了过去。“抱歉,我走神了。绿谷,不是说我带你去那家新开业的店去尝尝猪排饭吗?快走吧,去晚了可就没有座位了。”说罢,轰焦冻作势转身离开。
“等一下。”
在他闻言转头的那一刻,忽然看到绿谷踮起了脚尖,右手小心翼翼地伸到了自己的头上,取下一片白到在光线下透出脉络的花瓣来。期间,还因为二人不小的身高差,使得少年小小的指尖轻轻触碰到了他的鼻尖。也正如他所想,他同时闻到了苹果花的味道,以及来自对方身上的气味,是苹果的味道……
“抱歉,轰君。我看到你头上有东西,所以想也没想就伸手了。是我太突兀了,抱歉啊。”
“没有关系的,谢谢你。绿谷。”
“轰君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少年笑得眯起了眼睛,露出了洁白的牙齿。这使得轰焦冻竟然感到有些恍惚,他别开脸。只是简单地回应了一声。
“嗯。”
其实真正温柔的人…是你呀,绿谷出久。
  不知何时起,被他叫做绿谷的男孩,总是时不时浮现出他的脑海。与他在同样的场合,自己总会不受控制般地想去叫他的名字,让他注意到自己;没有他在的地方,也会将思绪飞到他那里,想着他的音容。当然也包括了现在,坐在自己宿舍的书桌前,日记本上却写满了关于绿谷出久和自己的过往。他站起身来,拉开及地的窗帘,让银色的月光散入了这个日式的房间。轰焦冻走到窗前,看向外面黑夜中的校园。他发现,那棵苹果树的花朵已经谢了,只留下了葱葱的绿叶挂在枝头在风中摇曳。夏季快要结束了,万物也会因为秋天的到来而凋零。不过,此时站着被月光包围着的这个人,还没有察觉到心里种下的那颗种子并没有消逝的意思。正相反,种子已经发出幼芽,甚至开出花朵来。在那片白雪被阳光融化的地方成长着,洒出亮晶晶的花粉来,融入某人的眼中,幻化为星辰。
  临近期中,为了复习。一大早,他便好好地坐在操场,耐心等待着。清晨,人并不多。也只是习惯性的抬头,去看宿舍2楼的位置。
“轰君~不好意思,我来晚了。”男孩气喘吁吁地跑下楼来。
“时间刚好。你跟准时,没有晚的。”轰焦冻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我刚才在锻炼,还担心会耽误了时间来着。赶上了就好哇。”绿谷出久扯了扯领口,让凉风灌进衣服,可以让自己凉快些。
轰焦冻淡淡地看着被热得满脸通红的少年。半晌,垂下眼睑,将一块干净的帕子递了过去。
“擦一擦,会好受些。”
“好的,谢谢。”
那个作为回报的笑容,真的很耀眼。如果以后毕业分开后,还能看到就好了……他在心里想着,眉头却皱了起来,如果一直不说再见那该多好,可是……
“轰君,我可以拉着你的右手吗?”
“?”
少年害羞地挠了挠头, “我有些热啊,想借轰君的个性散散热…”
“可以。”他将手伸了过去,等待着对方的动作。
“太,太好了。”男孩高兴到都有了些结巴,随即将手放到他的手上,紧紧握住。
“轰君这么贴心,又这么好看。以后肯定受女孩子欢迎。”
“……是吗?”他动了动嘴唇,没再说话。
一会儿,他又问了一句:“绿谷,你喜欢吃苹果吗?”
“喜欢啊。青苹果,我觉得很好看也很好吃。而且还有独特的果香。”
“那真巧,我最近也喜欢上了呢。”
“真的吗?那等秋天我们一起去果园摘苹果好吗?”
“好。”他握紧了手心那只温暖的手,露出笑来。
  秋天总是充斥着金黄的颜色,就连雄英也被满天的枫叶给包围了。树下的道路被两旁的银杏叶渲染成奶黄色的地毯,像这样应当在钢琴曲伴奏的季节里。雄英的学生们也即将在期末考试过后迎接来久违的假期和节日。考试过后的校园总是显得有点冷冷清清,由于同学们的陆续离开,这原本面积就不小的操场就显得愈加空旷起来。宿舍楼里,也只剩下两间的主人还没有走。一个是绿谷出久,他因为对自己的特别训练还没有结束,所以还暂时住在宿舍中;另一个就是轰焦冻,但谁也不清楚他仍然留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根据绿谷的观察,这几天轰焦冻不知为何与自己说的话明显减少了,这对他来说有些不可思议。
“轰君之前还和我说很多话的。”
于是,他带着好奇,拿上了自己从超市买的一袋苹果爬到了五楼。站在轰焦冻的房门口,思虑了很久之后,还是抬手轻轻扣响了房门。
没人应答。
可能轰君没在房间里吧…想着,他松了口气,便继续提着袋子,像个乖孩子一样站好,等着轰焦冻回来。当他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感到有些疲劳,想抬起一只脚站立时,冷不丁却落入了一个怀抱。那个怀抱有着他熟悉的气味。棉麻布的格子衬衣蹭在他的脸颊上,有些痒痒,撩得他心中也不由得跟着起了涟漪。
“轰君,怎么了吗?”他就这样很正常地任由他抱着,没有任何的抗拒和疑惑。
“绿谷,让我抱一会儿好吗?”带着不易察觉的撒娇的口吻,可惜还是被绿谷听出来了。
少年拍了拍轰焦冻的手臂,说道:“真像个小孩子,这样的轰君我还没见过呢。”
“……”轰焦冻把鼻尖埋入对方的发梢,软软的发丝剐蹭着自己的面部,对方的气息也包裹着他。此时,他只感到无比安心和满足,从前一直想过的场景终于在现在变成了现实。宿舍中安静的走廊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阳光透窗照耀着,给这样的一副画面增添了一分温度。
“轰君……”绿谷小声地喊了一句,确认对方是不是睡着了。
“绿谷,我喜欢你……”
“什么?”
绿谷出久被一下子转了过去,面对面地和轰焦冻站着。
“绿谷,我喜欢你。我发现自己变了,变得越来越离不开你了。”他往常平静的面容已经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焦虑和纠结。
“我并不清楚为什么我会自然而然地接受喜欢你的事实。但是,喜欢便是喜欢,和其他的感觉不同。我也知道你和我一样都是男生,但是…但是……”但是我就是克制不了自己想接近你……绿谷出久,那颗种子在我心里已经生根发芽,开出了花,甚至已经结了果实。我想,把那颗果实分享给你啊。
“我知道了,轰君。”和轰焦冻之前设想的所有状况都不同。绿谷出久,他一心喜欢的男孩,蹲了下去,用手捂住了脸。
“绿谷?”
“轰君真的很勇敢……”蹲着的人似乎传来了哭腔,轰焦冻连忙一起蹲下去查看。
“你怎么了?”
“我…”绿谷依然紧紧地捂着脸,含含糊糊地开口:“我真是个胆小鬼。在一次次明白了轰君的心意后,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在发现了自己的心思后,只得拼命运动来打发时间。还一味的逃避,根本没在意关心着我你的感受。对不起……”
眼泪从指缝中不断地涌出,一滴一滴打湿了前面的地板。
“绿谷,你这么爱哭吗?”
“轰君,”绿谷抬头,满眼的泪水还在继续打转。“谢谢你,如果不是这样,可能在我了解对你的感情之后。我还是不敢面对。我……”眼泪顺着他的脸滑到了嘴中,他抬手抹了把脸。瞬间,整张脸都变得通红。
  嘴唇上传来凉凉的触感,自己的唇瓣被令一个人的嘴唇轻柔地触碰着,带着清香的气息传入他的口腔。
“能被绿谷喜欢,真的太好了。”一抹微笑挂在那张好看的唇边,轰焦冻逆着光看着绿谷出久,眼中尽是星光与温柔。
“轰君,这……”绿谷出久错愕地愣在原处,刚才那个轻得如同蝴蝶停留花瓣的吻他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圈向了一个怀抱。
“绿谷,和我在一起好吗?”柔和得像湖水的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
“好。”他笨拙地想要掩饰此刻的害羞与紧张,“轰君,要吃我洗好的苹果吗?是青苹果哦。”
万万没想到,对方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含着笑,用嘴喂到了他的口中。
“!轰君,太犯规了啊啊啊!!!”
  午时的阳光懒洋洋地照耀着美丽的校园,那颗结了不少果实的苹果树在风中轻轻摇晃着。青色的苹果在光线下反射着光芒,映射着那青涩的爱情。

评论(1)

热度(47)

  1. 轰出产粮号我叫老不正经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周周作业~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