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老不正经

【太中】余光8(刑警宰×法医chu)

半个小时之后,一家主调温馨的咖啡屋里。有个神色有些紧张,穿着却很正式的少年坐在一个隐藏在装饰花瓶后的位置里,他局促不安,时不时转动着脑袋,观察着四周的动静,时不时又看看自己的手表。忽然,一只手拍在了他的背上,"早上好啊,敦君~""啊啊啊!"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大叫了出来。"嘘。敦君不要叫那么大声啦。"少年转过身来,有些愠怒地瞪着太宰治说道:"太宰先生,能不能请你不要吓人啊?还有你是从地里钻出来的吗?"哈哈哈,抱歉啦。只是个你开个小玩笑而已,别太在意喽。"‘这到底是哪门子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啊,谢谢。’少年低着头,咬着牙关在心里默默吐槽到。"哦,太宰先生。你今天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太宰在对面的位置坐下,然后用勺子缓缓地搅动着中岛敦为他点的咖啡,再然后才缓缓地开口说道:"嘛,我想问问你有没有被开除。""啥?’中岛敦听得一脸黑线,他僵硬地拿起自己放在旁边的背包,面无表情机械性地说:"如果是关于这个问题…太宰先生大可不必为我担心。我一直在很努力地完成自己的工作,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对了,我今天是背着国木田先生出来的,单我已经结了,先走一步。不好意思了啊。"说完,站起来刚要抬脚走人。"唉,敦君还是一如既往地没耐心啊,走了你可就白来一趟了,那我只好等下次了呐。"太宰一只手杵着下巴,抬起眼来似笑非笑地说道。中岛敦有那么一瞬间理解了国木田,那种被太宰调戏到要爆炸的感觉,真的是让人崩溃不已。他干站在那里,后来又无奈地坐了回去。"国木田君毕竟是我严格意义上的搭档,当初把你介绍到他那里的新闻报社工作,我当然得问问情况负起责任了。"太宰耸了耸肩,理所当然地说道。‘真的不需要你负责任好吧,太宰先生。’中岛敦有些欲哭无泪地想着。太宰继续问道:"这段时间你有出去做新闻采访调查吗?""是的。"敦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表,又想到了国木田独步那张愤怒的脸,不禁低了低脑袋。"有好好写报告吧?""有。"脑袋又低了低,"那…有遇见他了吗?"敦原本快埋到桌子下的头,猛地抬了起来。"谁?那个黑衣人吗?""嗯。"太宰点头表示同意。这时,中岛敦神情却变得局促不安起来,他吞了口口水,伸手挠了挠自己银色的头发说道:"这段时间我并没有见到他。"好像要把什么可怕的东西从脑海里驱逐出去似的,他甩了甩头。"…"沉默片刻后,太宰说道:‘这么说这段时间你都暂时安全,只是你得记得尽量避开人少的地方单独行动。""我知道了。上次的事情真的很感谢太宰先生,如果不是你恰好经过,我可能就吃不到茶叶饭了吧。太宰先生,我能问问你们是什么关系吗?为什么我总感觉你们俩好像认识似的。"太宰治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是先抬起咖啡小饮了一口,然后放下茶杯注视着中岛敦。敦被他这么一言不发地盯着,渐渐地感到浑身不自在。只得干笑着开口:"那么…如果不方便说的话,就当我没问好了哈哈…""敦君,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说当然是因为…"听到这句话,敦赶紧摆摆手说到:"太宰先生不必顾及我,我只是好奇而已,没其他的意思。"又是一阵沉默,接着一句话打破了这所谓的沉默气氛。"其实是我根本不想说啦。"太宰双手一摊,懒洋洋地说了一句。"哎?!""不过呢,"太宰用手指弹了弹杯口,杯子立刻发出了一声脆响。"我得警告你,离五角大楼远一些。那里头不好惹的人多着呢。"敦捏紧了放在桌下的双手。"是。""还有,我想问一下。你的异能最近稳定吗?"太宰治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特意压低了声音,而且就连脸上之前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也都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只剩下严肃和专注的表情。中岛敦看到太宰治突然认真起来的样子愣了一下,接着下意识地把自己放端正,同样低声说到:"在社长的调节下,我已经能自我调节许多了。话说回来,我发现社里不少人也是异能者呢。""新闻报社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不管怎么说它可以保证你的安全。你好好呆在里面,帮我调查一件事。""什么事?’太宰治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泛黄的报纸递了过去,敦随即接了过来。"这是20年前湖治山孤儿院发生爆炸的新闻?""我想知道详细一些的内容,警方本来也有档案,可是过于久远的资料可能就会被销毁。"中岛敦看着那张报纸,想了想说:"以社长现在的年纪推断,他确实可能知道详细的情况。只是不知道他还有没有保留当时的资料。不过我会回去找找看的。"太宰点点头,说道:"我想,当时官方给出的解释实在有些牵强。毕竟如果只是煤气泄漏发生的爆炸现场不可能摧毁得那么彻底。"中岛敦将那份报纸放入了包中,又问了问:"那么太宰先生你在怀疑官方给出的事故原因?""嗯。所以这次拜托你了。""好的,我会尽力帮忙。" 太宰治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小声说道:"这个时间…国木田君应该在查考勤了吧。说不定社长也会在呦。""啊啊啊啊啊!完蛋了,我得赶快回去了。再见了啊,太宰先生。"说完,中岛敦化作一道白影,飞奔而去。太宰治坐在座位上,将手放在头面前作眺望状,"现在的年轻人嘛还真是有活力呢。要不,我还是回家去补个觉好了。" 临近中午,躺在自家沙发上的太宰收到了一封短信。他便拿起那"滴滴"提示着的电话,扫了一眼屏幕。"已开始,速回。"是中原中也发过来的,"唉,真是要累死人了。要不今天晚上让他请我吃饭好了。"他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像一只猫一样眯着眼睛看向窗外。"这个公寓和我以前的比起来实在是太小了。人唉,活得一天不比一天咯。" 审问室里—— 棕红色卷发的女子拍过照片之后,被带到了此处。之后她只是平静地坐在那张靠背椅上,纤细的手腕上戴着冰冷的手铐。此刻她正在被前面木桌旁坐着的男子审问着,幽幽的目光盯着审讯人,时不时说出的话语也不带一丝情感。审讯人开口道:"说出你的名字。""奥菲娜。""年龄?""22。""你承认你杀了两名警员吗?""是。""杀人动机是?""…接受任务。""是否有从属组织?是否有同伙?""组织…港黑,没有同伙。"这时候,太宰治也来到了警局里,看到中也站在审讯室外面,透过审讯室窗口的特制玻璃观察着里头的情况。"中也,有什么进展了吗?"他走到了他身边,"暂时还没有。不过,她刚透露了一条,她从属港黑。""什么?"中也转身,看到太宰的表情后嗤笑道:"你这么震惊干什么?这么没见过世面?"太宰也随之一笑,"没什么,我只是在惊喜。向来低调谨慎的港黑竟然出手了。还让我们抓住了这么一大个把柄。""你也别高兴得太早啊,港黑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毕竟迄今为止,我们都还未与他们有过正面交锋呢。"中原中也把玩着手里的发尖,近乎完美的侧脸也映入了太宰的眼中。"上级们呢?"太宰的眼睛暗了暗,"他们?去档案馆查看线索去了。本来说带着你去指认现场的,可你半天不来他们就先走了。"中也目不转睛地说道。"等会,审讯过后,我想找那位小姐单独谈谈。"太宰转开了目光,将注意力放在了审讯室里的女子身上。 "有什么问题你直接进去问不就好了。干嘛还要特地去找?"太宰治忽然露出了一人人畜无害的笑容,这可是他面对漂亮女性所出现的独有微笑。"她叫什么名字?"中也一脸茫然,回答:"奥菲娜。怎么了你这是,脸抽筋了?""告诉你个秘密,我看上她了。""哈???"

感谢阅读呀ฅ(⌯͒• ɪ •⌯͒)ฅ

篇9转:余光9

篇7转:
余光7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