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老不正经

【双黑太中同人文】世纪说2

  “中原中也?”年轻的护士看着眼前表情越来越难以琢磨的男子,不解地问了一句。太宰治转过头来注视着她,忽然间脸上出现了一抹艰难的笑容,“护士小姐,你觉得我是一个…疯子吗?”未等到芝子的回答,这个身形消瘦的男子摇晃着,手掌抚过反光的玻璃,留下淡淡的指纹,踉跄走向楼梯口,“所有人都不理解我。理解我的人…今生恐怕是只能去坟墓中重逢了吧……”尘埃在他的身后逆光旋转,最后落于地上,像太宰治说不出口,只被另眼看待的情愫。
  “那么……太宰先生,你最后一次产生幻觉是在什么时候呢?”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吸了口气,把自己坐端正颇为严肃地看着对面就坐的人。而这个人就懒散地坐在一张椅子上,眼中毫无光泽,木讷地将头抬了起来,裹有绷带的右手扯了扯衣领,随即缓慢地说道:“我说过,这不是我的幻觉。”“嗯…”医生摸了把额头,像是遇到什么难题般,最后叹了口气:“好的,我知道了太宰先生。请您到指定的房间接受进一步的检查吧。”“怎样都无所谓了……”太宰治双手扶着椅子扶手站起了身,摸了摸被绷带缠绕着一圈又一圈的脖子,他走向了门外,站在门口没有离开。他听到了诊室里面医生与护士的谈话。“看来这是个产生了重度幻觉病人,他的家族也只有将希望寄托在我们精神医院了。等会你去配针水来,记得加大计量。”“是。”太宰治将身体靠在墙上,头部也附着着墙面,仿佛失去依靠,这具躯壳就会随时倒下去。对现在的他来说,可谓是身心俱疲,明明年龄不过二十却让他感到无尽的沧桑和无力感。不被信任的感觉,好比激流中挣扎的溺水者无力回天,只能任由自己被卷入深渊,堕入黑暗之中。仅仅只是眼角的一抹余光,他的情绪仿佛全部被牵动着,所有感官也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过去。幻觉?这是我的幻觉吗?他太宰呆滞地盯着一个方向,慢慢地将自己靠近过去,他似乎像是在害怕着什么,脚步却仍然固执地在前进。当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终于发现了太宰治已经不在门口,也没去接受检查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太宰朝着一个地方狂奔起来,嘴里还不停地大声喊着“等等我”。这时候,所有医护人员都着急了起来,因为这座被称为康复院的精神病院坐落在一个偏远的郊外,医院后面相临着的是一片茂密的树林,里头地形复杂,稍不留意便会摔下断崖,死无全尸。这样一个在他们看来重度幻觉的病人跑到里面,无疑于死亡。于是被惊动院长一把扯过看门的保安人员,破口大骂道:“你是怎么干活的?他们把他们少爷一人交给医院,要是知道他竟然死在林子里,我们也别想混了!”“可是,谁知道他一个病人跑得竟然这么快……”“别废话了,快去找!!!”“是是是。”在一个接一个的人跑到树林的时候,他们愕然地发现太宰已经不见了踪迹,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就这样凭空地消失了。
  另一边的悬崖上,一个人在坐在悬崖的边缘,一双腿在空中晃荡着,阳光在他周围铺上了一层金色的毯子。“没想到,这里面临的竟然是大海……”似是他一人低声的自言自语,却意外地听到了迎合声,“是啊。我觉得这里的风景挺不错,带你来看看。”从一旁的树下走出来一个人…不,严格来说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只能依稀辨认出是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子,面部的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却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一头橘红色的卷发虽然显得有些虚无,却仍然是让人瞩目的存在。这竟然是陈列在博物馆中那张关于黑手党过往照片中的一员,就是那位优雅微笑的男子。“你说,过了那么久,你还是不愿透露给我你为何来找我的原因吗?”太宰看着远处的海面轻声地说着,如同两人之间的耳语。“哼,”影子冷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莫名其妙就出现在你面前了。要不是你去开那个破箱子,我会来到这儿?”“我觉得你意图不明呢,”太宰露出了少有的真诚笑容,“毕竟我当时在搜集写作材料,只是去当时黑手党的废墟里转悠了一圈,不巧那个箱子就在我脚面前。倒是中也你,老是三番五次地冒出来,把我弄得大家都怀疑我精神不正常了呢。”“我不管,反正都是你的错!”影子中也不耐烦地站在太宰的面前,俯视着坐在一旁的他,“谁教你没事对着空气喊了?没有脑子的吗?再说了,我出现是随机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太宰治听完不再言语,只是用手摸着下巴,思考着问题。“哎,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本想用手拍拍太宰的肩膀,奈何只是如同空气般穿透了他的身体。见状,中也脸上的表情也逐渐收起,干脆直接蹲在了太宰的身旁,看着远方的云彩发呆。“呐,中也。你算个鬼吧?”“嗯?”中也转头,看着太宰呆了呆。“你在骂我?!”“没有,我说真的。”看着太宰认真的表情也不似在开玩笑,中原中也按住自己头上的帽子,啧了一声:“没错啊,我已经死了。估计已经快100年了吧……”语罢,对着太宰眯起眼睛,带着不屑的口吻说道:“别问我怎么死的,我说过我忘了。”太宰治拿起一旁的一块小石子,扔向海洋。“那你为何不去轮回转世呢?”“啥?”将头仰起来的太宰望着头顶的天空,午后的云朵静逸而安详,缓缓地流动于空中。“我听说,心有执念的魂魄是无法度过三途河的。所以,中也一定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留在人间吧?”“……”风起时,没有预想中的回答,等待开口的人却问出了另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再三地自杀?”这一次,轮到太宰沉默了,他沉默着看着中也眼中自己的倒影,却无法开口说出一句话般,嘴唇只是动了动,似乎是发出了一串轻如蚊呐的声音。中也挑了挑眉头,很不开心般将耳朵凑了过去,“你说什么?”“呵,中也君耳朵真是不好啊。我不重复第二次哦。”“切,”中也摆摆手,“不说算了,我还懒得听呢!倒是你这家伙,挺像我从前认识的一个人。”“谁?”像是来了兴趣,太宰眼睛里似是冒着星星一般,看着中也。“哎,说了你也不认识。”“是不是和你照相那个人?”“谁知道呢,”中也交叉着双手,平时一副桀骜不驯的面孔却黯然了下来,“我虽然忘了他,但是我却感觉到我想到他的时候,心脏却疼的很明显啊……”有侧了侧脸,无奈一笑,“这么懦弱,很没用吧?”闻言,太宰治也是随之笑了起来,“没有啊,我们是同一种人呢。都是两个疯子。”
  “疯子?”
  “对,疯子。”

【未完待续】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上一篇在评论里有链接哦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