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老不正经

【太中】余光9(刑警宰×法医chu)

  "你怕不是疯了吧?要殉情的话也稍微挑一挑对象好吧?再说了,她可是你亲自给逮回来的。"太宰呼出一口气,插着要腰将脸凑到中也面前,带着探究的目光道:"怎么说那么多废话?难不成…你是吃醋了不成?""别发神经了好吗?我得走了,一股子鱼腥味。"说罢,中也故意用手拂了拂面容。"你爱问就去问吧,待会儿我得先走了。我还得去问问智辉子的下落呢,没时间和你耽搁。""我还会怕被她活剥了不成,你自然不用等我。"太宰顺势靠了过去,装作在寻找什么似得到处乱瞅。连中也也被他看得不禁往后边让了让,"干什么呢?""嘶,"太宰发出疑惑的声音,"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这么巨大的一直蛞蝓,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它巨大的尾巴呢?"这句话听得中也头上青筋直冒,捏起了拳头一拳险些捶在太宰脸上。"快滚一边去,别再让我看见你。""哈哈哈哈哈哈,那好啊。我出去玩一会,等你走了我再回来。"太宰治说着就一溜烟地跑走了,只留下中也还站在原处摩拳擦掌。"青花鱼这个家伙…翘岗还翘得理所当然,真是可恶。"
 
  在被再次关入狱中的时候,奥菲娜沉默地看着门口那道沉重的铁门被合上发出尖锐的摩擦声,她稍微闭了闭眼睛以示自己对那个声音的厌恶。环顾周围,就会发现这里和别的监禁室可大相庭径。四周除去现在自己坐着的,勉强能称之为床的铁板和一个钢制的便器外一无所有。房间顶上的灯管散发着冷冷的光芒,一天到晚没有停歇地亮着。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盒子,唯一与外界的连接处就只剩下铁门上那个可以将餐盘塞进来的小窗口了。奥菲娜闭上眼睛,仰起头,一头秀发自然地向后垂落。不知为什么,她很习惯现在的状态,因为打心底她就觉得,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都是这样的感觉…被监禁着的感觉。这一点也不陌生,对未来她本来也不抱任何希望。笑话,谁都不能指望一个囚犯还有理想不是吗?“已经快过7:00了。晚上好,我的小姐。”空气中忽然传来的声音让她瞬间回神,放眼便看到了隔着门上防弹玻璃站在门前的一双眼睛,那是一双包含着玩味和审视的眼睛。就算没有看到全貌,奥菲娜也可以认出来造访者是谁。那双看似笑意盈盈的眼中,更深一层的地方却是毫无生机可言。虽说是可以看透一切一般,但是无论何时也洋溢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悲伤。“太宰治。”她直呼其名,对方退到一旁,让身后的女狱警开了那扇门。脸上带着浅笑,他径直走到她跟前,双手放在大衣的口袋中俯视着她。奥菲娜抬头,“你来干什么?”在看到狱警将背后的门关起来时,太宰才笑着说道:“关于奥菲娜小姐身份的这件事。我有些疑惑,所以想来亲自确认一番。”说到“亲自”的时候,他特意加重了语气。“是吗?”奥菲娜站起了身,动作颇有风度,丝毫没有阶下囚所具有的任何窘迫和难堪之态。“敢独自出现在一个杀手面前,太宰治先生的胆量确实过人啊。”她用一只手卷着头发,露出了一个暧昧非常的微笑来。“放心吧,这间屋子可是特制的,你的异能力施展不了的。再说…”太宰靠近了她,近到都可以嗅到对方发间的香味。“你的异能力我可调查过了,只有在杀死对方的情况下才能变成对方的样子吧?”“!”奥菲娜心中大惊,伸手将他一把推开,拉开距离后站在一旁冷冷地说:“太宰治你别太得意了。他们被你耍得团团转,我和他们可不一样!”“这是怎么了,”太宰挑了挑眉,笑眯眯地一步步走进。“不要忽然走开啊,我还没说完呢。”奥菲娜冷哼一声,盯着太宰治。“你知道我不是港口黑手党,对吧?可我也同样知道,你的身份可绝对不是白道上的。”“继续说下去。”太宰停下了脚步,最后索性坐到了床板上,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偏头看着站在一边的她。“那种手枪……只有与Blackthorne进行过秘密交易的人才会见过,本来就只是作为暗号的一种武器。况且Blackthorne一直隐藏在暗中活动,以你现在的身份根本无权知道这把枪的来历,”她顿了顿,“也就是说你,也是黑道的人。而且…等级还不小。”奥菲娜傲慢地看着他,“这招无间道可真是高明啊,太宰治先生。”“噗,”太宰笑出了声,“你的推理可真是太过简单了,奥菲娜小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岂不是早就被我给杀了吗?”说完,他还夸张地作出了一个割喉的动作。奥菲娜将发丝顺到耳后,“那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你今天独自来找我就是为此事而来。”“虽然怜香惜玉是我的本意,但你这样冤枉我真是让人心痛啊。”太宰治站了起来,奥菲娜同时向后退了一步,戒备地看着太宰,“实话和你说吧,你们的组织被我安插了内应。他混得还不错,就这点暗号的秘密他还是知道的。”“不可能,你在说谎!你是…怕我揭发你才这么说吧?”奥菲娜很生气地瞪着太宰,眼中的怒火像要溢出来一般。“唉,时间也不早了,我该走了。另外你放心,我暂时不会揭穿你,你还是港黑的下属。”他摆摆手,转身转身向门口走去。“为什么?”奥菲娜表示很不理解,“第一,”太宰治竖一根手指,“我没做的事我当然毫不在意。第二,你们和港黑发生争斗,如果两败俱伤。这将是我们警察最想看到的画面。”“你……!”太宰在狱警打开门后走了出去,转身轻轻合上了牢门。
“我先走了,你忙着吧。再见。”与女狱警打过招呼后,他下楼梯出了监狱的大楼。转眼间,那原本浮现在面部的微笑现在彻底消失不见,眼中只剩着冰冷和暴虐。正当这时,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却再次震动起来。“喂?”发出的声音此时忘记了回温,对方沉默了片刻后才犹豫着开口:“太…太宰先生西区大街又发生了命案。有一个女子被淹死了。”“我知道了,我会赶过来。”平淡地回完话后,他挂掉了电话。抬起头,看到头顶树枝上仅剩的一片树叶被风吹走后,才恍然想起已是深秋。“期限快到了。恐怕有点棘手啊……”

  西街是一个靠近城市居民区的地方,这里的人口流动性也很大。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区域旁边就是一条很宽阔的河流。附近的河流汇集到一起流入海中,也正因为如此每年放河灯的时候,人们往往会来到这里将它放在河内,随波而去。可在今天,原本平静的晚上,漆黑的河水中竟然浮现出一具女尸。被打捞上来的尸体附近街道已经被警方封锁,蓝红色交替着的警灯都快照亮了天空,密集的警戒线拉得层层叠叠。“太宰警长,您来了。”一个年轻的警员向他行了一礼,“让我看看那个人。”在被带到尸体面前时,太宰治睁大了眼睛,但这震惊的表情快到没有让周围的人察觉。“在哪个河段发现的?”“B河段附近,这里是一所老年公寓。平常这个时间段没有老年人们出现,是几个跑到这里玩耍得小孩发现的。”“嗯,我大概知道了。把现场封锁,还有附近的居民也要仔细调查。”“可是…警长,这看起来就只是个普通的意外事故。真的要这么兴师动众吗?”太宰治拿出了一支笔,扔给了那个警员。“你忘记上级下的命令了吗?这段时间死亡人数可不少,不可放过任何线索。”那个警员慌乱地接过了笔,回答道:“是!”太宰治看到警员走后,独自站到了江边,双手撑在护栏上,低头看着流动着的江水。忽然,他瞥到自己的左肩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激光点。抬头向上看去,只见不远处的房顶天台上,站着一个人影,红色的激光也正是此处。晚风吹过,太宰眯了眯眼,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风衣。
“切,还是来了吗?”

感谢阅读呀

ps:由于这篇太长了,所以我想把原本两章的内容合并成一章,这样的话阅读链接也会好安排一些,所以我把之前的两天一更改成了三天一更,还请多多理解,谢谢啦~~~

第八章:余光8
第十章:余光10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