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老不正经

【太中】余光10 (刑警宰×法医chu)

  只身一人爬到楼顶的时候,迎面飞来的就是一只巨大的黑兽。“真是烦人。”弹跳着躲避开攻击后,裹挟着暗红色闪电的巨兽收敛了攻势,慢慢地退回到站在天台中央的男子身边。“太宰先生。”男子清冷的声音伴随着被风吹得猎猎作响风衣的摩擦声。太宰站直了身子,直视着对方,眼神轻蔑。男子黑色的皮鞋拍打在地面上,一步步向着太宰走来。同样地,他的眼神也是高傲无比,说话的声音拖着尾音充满傲慢。“这次的事情,你又怎么解释?”说话间,眼睛还瞟了瞟案发的地点。“出事的可是港黑,无论如何你也得给我个解释吧?”“什么嘛…你这样根本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呐,芥川。”太宰摸摸鼻子,眼睑下垂,弯唇一笑。被称作芥川的男子,皱了皱眉头,漆黑的眸中闪过一起不耐。“上次关于人虎的事情,在下勉强相信了你。但之后你把他藏哪了,就不得而知了,上级对你的做法表示很不满意。你这样的态度,到底是否具有叛变之心,实在令人怀疑。”太宰治听后微笑了起来,他也一步步走了过去。眼看两人快要撞到一起的时候,还是芥川首先停下了脚步。太宰治就凭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说过,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内,你不要来打扰我。还有,你回去和首领说,最好不要再在人虎身上做打算,只要我把污浊带回去就已经足够了。他身上的力量已经完全超出我们的预估。”“人虎如果不能加入,就会成为潜在的威胁,必须除掉…”“闭嘴!”太宰厉声打断他的话。他眼中净是充满威慑与愤怒,与之前温文尔雅的公子形象完全不同。此刻的他,更像是一个危险冷血的蛇类,似乎下一秒就会发动致命的攻击。“芥川龙之介,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我现在完全有权利命令你。而且别忘了,”他挑高了眉毛,向下扫视着芥川在月色下苍白的脸。“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对方墨黑色的眼睛沉默着注视着他片刻后,终于恢复了平静无波的状态。“我知道了。”这几个字眼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太宰治不再理会芥川的表情,一边转身向楼梯口走去,一边说道:“今天的事情我会调查清楚,凶手我自会解决。别的事你不用插手。”“是。”
  芥川龙之介目送着太宰治的背影融入楼道中的黑暗中,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远处快要形成满月的月亮,开口阴恻恻说道:“我当然愿意相信你了,太宰先生。只不过,首领已经开始怀疑你了。为了你自己,也请慎重考虑一下吧。”说罢,发动了异能,脚下地面颤抖,身后的黑衣化为黑兽,载着他向远处掠去。
  女尸照列被送到了解剖室。中也一个人站在解剖室的会议厅中,手里拿着手下送上来的报告单,正快速地翻阅着,时不时用手指揉揉额角然后继续思考着,几天来高强度的工作,以及没有足够的休息已经让他的身体有些吃不消,只能依靠午休的时间喝一杯咖啡或是用烟中的尼古丁来提神一下。根据现场的勘探,他了解到现场初步侦查显示女子死于他杀。而且杀人者动机不纯,在附近调查,搜集到了一些类似于致幻剂的药物粉末。中原中也将目光移到一边,一只手不自觉地抬起来轻轻地磨蹭着下巴,此时他出神到身后一个黑影已经快完全笼罩在他头顶都毫无察觉。一双带着冰凉温度以及粗糙布料触感的手抚摸他后颈处敏感的区域时,中也瑟缩一下脖子,一个机灵回过了神。他转过头去,眼神中带有的不满和敌意在看清太宰的面容后,转变为了嗔怒。"找死吗你?"虽没有将拳头挥舞出去,但嘴巴却是毫不客气地回击了过去。"没有",太宰治垂眼看向他,眼里有着难得的耐心和柔和。"这不看你太辛苦了,过来看看么?喏,这根发绳给你,把头发绑起来会方便些。"一根做工精致,有着红黑色缠绕花纹的发绳在太宰的掌心见放着,像一朵野花一样普通却蕴含着自己特殊的意义。"哦,谢谢了。"他也难得地没有去嘲讽太宰的眼光。可能最近的日程实在是太紧,让他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了。从太宰手里接过的发绳被中也咬在嘴里,他将自己橘色卷曲的头发在指尖自然地挽了一个马尾,再用右手将唇边的发绳接过把头发绑好,最后还检验似得晃了晃脑袋,引得后面的马尾左右地摇摆着,也引得驻足旁边的太宰弯了弯眼角。"中也,我觉得嘛…有时候你的直觉还是挺准的。""是吗?你现在才发现?"中也转过身来,蔚蓝如海的眼睛看着太宰,硬生生从里头勾出一丝戏谑。这丝波澜一样的起伏让太宰的心乱了些原来的节奏,但他没有表现出一点异常。"可不是嘛,比方你说我眼光差这件事。"中也听后插着腰,点了点扎着马尾的头,深表赞同。"任何不像样的东西你看着就顺眼,真是怪得很。"此时的他,头发束起来后洁白的脖颈也随之露出了优美的线条,加上他穿在蓝色衬衫外的格子花色的短边马甲,配上黑色的长裤和工装靴,整个人比先前精神了很多。太宰看了看他在镜中倒影出的模样,忍俊不禁道:"其实嘛,我觉得中也你挺好看的。"下一刻,轮到太宰愣了。中也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他,一动不动,仿佛被施了魔咒一般定在原地。太宰治懵了半晌,走到中也面前犹豫着伸出手,在对方面前晃了晃。"死了?'"滚。"对方又像元神突然归位似的,一巴掌打开他的手。"别说这些屁话,写你的报告去。"说完气呼呼地转身要走,太宰一把扯住他的肩膀,把他扳过来面对着自己。瞬间,他捕捉到中也的眼神里包含着被戏弄后的不甘还有一些莫名的…委屈。委屈?太宰治呆了片刻,等他再去低头看向中也的时候,他却只看到了对方剩下的怒意和不耐烦的啧嘴声。"你如果很闲还请移步他处,不要来烦我。"如果不是对自己的判断力有绝对的自信,太宰甚至要怀疑中也是不是会神秘的变脸术什么的。"你听我说,我已经猜测出了凶手的基本动机了。"中原中也上下打量了一番太宰治,确认对方态度还算正经的情况下才开了口:"你说说看。"
  太宰治踱步到一张桌子面前,抬头看了看中也,又看了看被玻璃隔着放在解剖室里的女尸,然后拿起一只白板笔,看向中也。“请便。”对方扬了扬下巴,于是太宰便走到了白板前开始写写画画。“啪啪”太宰用笔尾敲了敲光滑的板面。“连环谋杀案。”他将板面上一个问号用圈圈了起来。中也听后饶有兴味,“哦?”他坐到一旁的桌子上,“怎么看出来的?““虽然刑侦科的资料还没整理出来。但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一些我知道的东西。你有没有注意到,凶手每杀害一个人后,都要习惯性地搅碎尸体的某些部位。”中也低头若有所思,他摸摸下巴说到:"这点我在解剖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这次被淹死的女子,口中的舌头已经被绞烂了。啧,这个杀人犯还真是手段残忍。""中也,"太宰忽然叫了他一声,声音低沉得就像耳语。"我奉劝你,晚上最好不要一个人在这里逗留。""怎么了?"中原中也皱了皱眉,"控尸的异能你听说过没有?"中也听后一惊,沉声说道:"你的意思是凶手利用尸体作案?""有可能。"太宰治眯起了眼睛,抬头盯着房顶上那盏散发着惨白灯光的吊灯。"可能受害人不止我们最近发现的这些。也许受害人被杀害以后还在像行尸走肉一般,被控制着寻找着下一个目标。""那这个异能还真是逆了常理,但它不可能没有局限性吧?"太宰打了个响指,手中的笔一挥,笔头与白板发出细细的摩擦声。"这就是我要说的。我们俩同为异能者,都很清楚自己异能缺陷的地方。普通人不了解,但我们可以通过观察来揣测对方的异能范围。这次碰到的刺头,"他顿了顿,用笔指着被他列在中间位置的三角符号。"他操控的尸体恐怕真是像电影里的丧尸,需要生肉来供养的吧?"中也也忍不住插话道:"所以,我们之前认为受害人尸体残缺是凶手所为,其实是一个误区。每个受害者的尸体都之所以残缺,实则其残缺的程度取决于袭击他们的'丧尸'的体重。"太宰赞许地点点头,"没错,体重越大的尸体行动起来需要的能量就越多。""凶手还真是狡猾,连环杀人他只需要用一个尸体就好。""不,"太宰将笔放了回去用擦板擦去了板面上一些字迹。"尸体会渐渐腐烂,如果他的目的还没达到。他还是会亲自动手,你想一下,那些破坏得面目残缺和相对完整的尸体有什么区别。"中也想了想 ,片刻后恍然大悟地说:"致幻剂!我记得那天晚上我送尸体来解剖室的时候,我就被那具残尸袭击了。当时血液甩得到处都是,但是他被我破坏了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中竟然有一些白粉冒了出来。现在回忆一下,我觉得当时的粉末就是现在被我们送去化验检查的致幻剂。只是……”中也皱眉,“这又有一些地方说不通了。如果尸体残缺是被啃食,那为什么那具尸体仍然被用致幻剂操控了?"看见中也眼中的疑虑越来越重,太宰终于开了口:"我们来假设一下。"他重新拿起笔,在刚才被擦去的空白部分写了起来。"假如控制尸体的媒介是致幻剂,那么可以推断凶手可能是在麻痹对方,使对方处在意识模糊的时候使用异能。""你的意思是,当时那些人还没死?""没错,是活尸状态。我想,很有可能再被控制后的人之后会因为异能本身的力量直接死亡,彻底变成能被操控的尸体。然后,又有两个东西可以限制他们的行动。一,"太宰 飞快地在白板上写着,"尸体在空气中氧化的程度。二…""尸体活动时,需要活人的血肉进行补充。所以,可以操控尸体去杀人。"中也抱着手,转头看了看躺在解剖台上的女尸。"没错。与被尸体杀害的人来对比,唯一的不同就是凶手的傀儡需要他亲自动手制作,操控的尸体并不具有影视中丧尸的感染能力。还有,尸体的操控时间可能要等到夜幕降临。而这具女尸的舌头可能被凶手割下去喂养其他的尸体。根据以上的推断,凶手下一个很可能是一个小孩子。得让下面盯紧些,我不想再听到有人枉死了。"末了,太宰又在白板的一角写下了一行字。"尸体还有可能是用来打探情报。"'嗯?'中也转头看向女尸,"这是隔音玻璃,她不可能听到吧?"太宰走向中也,鸢尾色的瞳孔中显现出中也的影子。""我想说的是,她的目的是来搞破坏的。"中也一阵沉默,他打开解剖室的铁门,走了进去。太宰见状也跟了过去,一进去就是扑面而来的冷气,这里面的温度明显与屋外不同,躺着的女尸脸上甚至都结起了冰霜。太宰治说到:"如果尸体解剖的差不多了,就处理掉吧。""……我知道了。对了,"中原中也转过身来,抬头看着太宰。"我想,那个致幻剂很大程度上,可能是颠茄类植物的提取物。""颠茄?"太宰治皱起眉头,"对。那种对人类有强烈致幻效果的有毒物质。仅仅是一点就可以让人中毒昏迷甚至是死亡。"他盯着女尸苍白发灰的面容继续说:"我们当时采集的样本大概就是颠茄的提取物。看来罪犯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啊,还特意将提取物进行了脱色处理。""我听说,颠茄这种致幻剂中欧时期就有了啊。"太宰率先走出了解剖室,中也随后也走了出来顺手带上了门。"那个时期多半被人们口中可怕的女巫使用,总之在毒品正式出现的时候,它就是一种让人活见鬼的致幻药物,类似的东西还有黑麦、天仙子、曼陀罗等等。"太宰治挠挠头,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发觉智力越高的生物就越喜欢朦胧的幻觉啊。比如吸取河豚毒素的海豚,还有食用马陆毒液的猕猴。你说…"太宰故意拉长了尾音,然后将一支烟叼在嘴里低头用手里的打火机点燃。"是不是高智商的生命或多或少都黑会被死亡的黑影吸引着呢?"他吐出个眼圈,一脸的高深莫测。中原中也怔了一下,嗤笑一声:"你别瞎扯淡。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要死不死的。好死不如赖活着,没听说过?"他拿过担在椅子上的外套穿起来,问了一句:"关于凶手异能的推断,你打算报告上去吗?""唉。暂时先不说吧。异能者少之又少,你和一大群普通人解释他们理解能力范围外的东西,他们听得懂吗?'中也翻着衬衫衣领,微微挑眉,虎牙从他微弯的嘴角露出。"我怎么听出了一些鄙视的意味啊?"太宰颔首一笑,大大咧咧坐到椅子上。"我可没有说哦。不过你放心,该进行的抓捕工作我绝对不会偷懒。""但愿如此吧,奥威尔那边审问得结果如何了?""那家伙嘴硬得很,要他开口怕是要耗费些时间。毕竟,总不能拿黑道里的方法来使吧。"中也动作顿了一下,眼睛瞟向别处。"要不,我今晚请你喝酒?"太宰用手将烟头掐灭在了烟灰缸里。"行啊。"中也将袖口的纽扣别好,"难得你主动一次。不过先说好了,我要喝红的。休想拿啤酒来忽悠我!""没问题,只要你别发酒疯就行。""给我闭嘴吧,青花鱼!!!"
  "中岛君,你还不走吗?"被提问的人一听到这声呼唤之后,先是一惊,把脑袋埋在了电脑显示屏后,然后又像意识到这样做不太合适,又慢吞吞地露出了一张脸,还随机附赠一个比苦瓜还苦的笑容。"没没…没关系,我马上就能完成工作了,你们先走吧。注意安全哈~"女孩迟疑了片刻,然后挥挥手道:"那好,就不打扰中岛君工作了,早些回去,明天见~""记得把门窗关好,还有检查电源线!"一个带着无框眼睛,表情严肃的男子大声嘱咐道。中岛敦赶紧站了起来,深鞠一躬,额头还差点磕到桌子。"我会记得的。国木田前辈请放心!""好好工作,回见。""回见!"见办公室里的人都走了,中岛敦一屁股跌回座位上,"哎呦,太宰先生为什么偏偏要叫我去做这种间谍的工作啊?要死了,只能等同事们走了才能潜到资料室查阅了。"中岛敦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当初随便应下的事情竟然会那么复杂,既然连警方都封锁了的资料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拿到手,不过还好资料有所备份,但也是在常年被锁着的资料室里。他拍拍自己的脑袋,"唉,我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又坐直了身子,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晚上9点整,他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臂,掏出一个小小的金属物握在手中。那是一个微型破锁器,来自哪里当然不用多说,除了那"神通广大"的太宰治专门寄给他以外,可没有人敢这么胆大包天。只是他到现在也没有想通,为什么太宰不直接以警长的身份,找社长或是国木田君索要资料呢?还是说他在隐瞒什么。敦摇摇头,轻手轻脚地靠近资料室,在途中他愈发地感觉毛骨悚然,仿佛他面对的不是资料室,而是地狱的大门一般。他甚至觉得自己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很无耻,同事们各个都很信任他,而他干出这么出格的事情。手膀子往外撇,这和奸细有什么区别?!在他的手指触碰到冷冰冰的门把手时,他颤了颤,咽下一口唾沫。片刻后,中岛敦总算下定决心,把破锁器凑了上去。
  在这要了他虎命的节骨眼上,窗子那里传来的一声巨响,愣是差点把他吓死在门口。他的冷汗已经快浸湿了后背,雪白的衬衣紧紧地贴在身上。银白色的头发也被打湿,海苔似地粘在脸上。加上在空气中瑟瑟发抖的模样,整个人活像一个刚从水中捞起来冷得发抖的大白猫。"人虎。"在听到这个称呼后,这只猫直接炸毛飞了起来。他闪身躲到了一旁,惊异地叫出声:"是你!你…你又是来抓我的吗?!""哼,"那人冷哼一声,从被破坏了玻璃的窗台上跳下,月光映照在他的脸上。赫然就是之前与太宰治见过面的芥川龙之介。夹杂着雪白色发尾的头发在他脸旁飘飞,他冷冷说道:"抓你估计没什么意思。如果把你杀了,结果也是一样。""你……"还未说完话,中岛敦就被从芥川身后窜出来的黑兽凌空拎了起来,接着便是被狠狠地摔到了墙上。巨大的力量加上坚硬的墙壁,立刻震得中岛敦吐出一口鲜血。他跪在地上,支撑着身体的双臂也因为疼痛和害怕而剧烈颤抖着。"唔。"脖子再次被黑色的野兽禁锢住,脚尖也再次离开了地面。"人虎,没想到你会躲藏到这里,像一个可悲的蝼蚁一样活着。真是想不通,"他加大施加在对方脖颈上的压力,狭长的眼睛透出杀意。"太宰先生怎么会救下你这样的废物。""咳咳…"中岛敦艰难地喘着气,开口说道:"你…你和太宰先生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很在乎他啊?"他的脑子因为缺氧变成一团浆糊,断断续续说出口的话也没有了逻辑。芥川没说话,只是用那深潭一样的眼睛盯着对方,像看着猎物的猛禽一般,眼神冰冷漠然。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敦终于爆发。右手原是纤细的手臂忽然暴长,变化为有力巨大的虎爪,冲着芥川的面门劈头盖脸就是一击。"嘭" 黑兽与利爪相撞的瞬间发出了巨大的声响,红色和蓝色交织的光也刺得人睁不开眼。电脑桌和椅子也被这巨大的气浪卷得七零八落,碎片洒得到处都是。满天灰尘中,一个影子劈开尘埃飞,速地袭来。刚刚才来得及喘一口气的敦见此情景,只能就地一滚险险避开。紧接着又是铺天盖地的疯狂攻击,处在下风的中岛敦被迫着左躲右闪,身上却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扎了几个血窟窿。"虽然太宰先生让我不要杀你。不过,听说人虎的能力很强,还是忍不住试试手啊。"芥川的面容透露出几分狰狞,"你是疯了吗?"敦在说话间一不留神,右手却被黑兽咬住。他只感到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接着右手就被黑兽生生吞进了口中。"啊!!!"在中岛敦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 ,芥川冷笑道:"我的黑兽可以吞噬一切,甚至是你处在这里的空间。我不会杀你,但是废了你的手,就算你再有本事,也是再也无法对港黑造成威胁。"中岛敦倒在一片血泊之中,伤痛和手臂快速流淌的鲜血让他的身体处于不停痉挛的状态中。可在下一秒,芥川的脸色就布满了震惊。只见敦那被斩断的手臂正发出微弱的蓝光,伤口处也有微微的隆起。手臂慢慢地像抽芽的枝条一般,恢复成了受伤前完好的模样。同样惊异的还有中岛敦,他眼睁睁看着自己从残废又恢复了正常,这样的感觉可以说是相当奇妙了。人生真是大起大落啊……还没等他来得及高兴,他就被恶狠狠的芥川揪着领口按到了地上。"你可真是个麻烦!还死不掉了是吗?"芥川的眼中充斥着怒火,连牙齿也被他咬的"咯咯"作响。接二连三在名为人虎的废物身上吃瘪,这让他一直压抑着的火气简直一发不可收拾。"我也不知道啊……"敦无语地回望着芥川,眼中充满了疑惑和憋屈。接二连三地被没由来地胖揍,他感觉自己快被芥川逼成抖M了。"够了,"芥川把他甩到一旁,站起身像看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厌恶地看着他。"我听说是太宰先生把你弄到新闻社的?"敦想起太宰交给他的任务,低着头,一再确认记忆中的芥川是听太宰的话,一番忸怩后,才开口说:"我…太宰先生让我帮他调查一些事情。""什么事?"芥川放出了黑兽,大有一副你不说我就打死你的威胁态度。敦抖了抖,小心说道:"他想调查一个孤儿院的资料,湖治山孤儿院。"

上一篇余光9
感谢阅读,还有(>▽<)中秋快乐鸭

私心心疼敦敦,希望芥芥能对敦敦好些。吃太中也吃芥敦~~~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