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老不正经

【太中】余光7(刑警宰×法医chu)

    中也的笑容缓缓变得僵硬了起来,因为他右手摸着的智辉子,那双大大的眼睛已经失去了焦距,变成了无神恍惚的状态,好像连呼吸也停止了似的,固定在原地。最诡异的是,她的头慢慢转动了起来,还发出了奇怪的“咔嗒”声,此时的她和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似乎别无二致。女孩站起身来,向前走去。“智辉子,你怎么了?”在中也触碰到智辉子的手指的那一刻,她却直接倒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具提线的木偶。“!!!”中也和太宰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变成了一具木偶?”中也惊骇地看着那个画着扭曲五官,但是造型和自己妹妹非常相似的恐怖木偶。“我们下去看看。”说着太宰率先跳下了深坑,来到里奥威尔的身旁,发现他只是昏了过去,并没有像智辉子那样变成木偶。“我们得快些离开这个地方。”太宰对紧跟着跳下来的中也说道。“那智辉子怎么办?”太宰沉吟了片刻,说:“如果我没猜错,有可能我们一开始见到的那个就根本不是你的妹妹。‘她’很有可能只是一个替身。所以,我们在提出将人质还回来的时候,对方可以说是毫不犹豫地将你的妹妹还回来了。”“那真正的智辉子…”太宰治沉吟了一会儿,回答道:“往最坏的方面想,恐怕她在今天之前就被悄悄换走了,不过我想她应该暂时是安全的。”中也皱着眉,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正在两人说话时,整个建筑忽然开始摇晃了起来。大有崩裂的趋势。见状,二人只好架起奥威尔,利用重力操作向着出口方向逃去。厂房内那些被困住的,Blackthorne的那些部下们。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他们在面临崩坏的房屋以及死亡时,却显得很平静,没有一丝恐惧一般,理所当然地面对着这一切。就在顶上的房梁倒下,扬起无数尘埃的那一刻,太宰回头看到了一个一闪而逝的黑影,像是丛生荆棘中开出的花朵,攀附着墙根蔓延到了屋顶。下一刻,他们逃了出去,工厂也随之垮塌。“怎么办?现场都被毁个干净了。”中也看着倒塌的工厂问道。“这就没办法了。我们得带他先回警局,详细的线索只能问他了。”太宰看了看不省人事的奥威尔说道。“也只能这样了。”
    摩托车呼啸着驰骋在公路上,由于过早的时间,路上并没有什么车辆,更别提行人。但是天色已渐渐亮了起来,雨也已经停了,东方的天边开始露出了微微的白光,太宰转头看着依次向后退去的路灯,一直静静地坐着,这让中也感到有些不适应。因为每当太宰乘坐他的摩托时,总会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说话,而自己也会时不时地回他两句,所以这样的情况他还是头依次碰上。“太宰,”中也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嗯?”太宰治回答得很快,可以看出他的思维并没有走太远。“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关于你有异能力这件事?”“这是上层的机密,所以没说。”听完,中也沉默了片刻。确实,面对这种答案,自己无言以对。“我曾经想不通,上头为什么就因为我异能波动太大,就让我去学习法医专业。最让我气瘪的,是派你来。而你这个弱鸡竟然是行动组的,还可以命令我。唉,现在看来就一切就因为你的异能力很逆天啊。如果今天不是你在,我可能就要因为异能力暴走而死了。”这么说,“中也你这是在夸我吗?”太宰忽地笑了起来,中也从后视镜中竟然看到了太宰闪闪发光的眼睛。“做梦吧你,抛开异能力你还是个弱鸡。”中也不禁翻了个白眼,“而且青花鱼,对我你倒是了如指掌。你自己却捂得个严严实实,真是猥琐。”太宰拍了拍他的肩,“想了解我还不简单?多请我吃几次蟹黄粥,我心情好了就告诉你。”“少在这嬉皮笑脸的。对了,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那具我今天运回去的尸体,它诈尸了。”“诈尸?”太宰疑惑出声。“准确来说呢,也不太像诈尸。它给我的感觉更像是电影里的丧尸那种。为了自卫,我把它破坏了,可能会破坏线索,实在有点可惜。”见身后的太宰没再说话,像是陷入了思考。中也便也打算不打扰他,自己专心驾驶。太宰却又缓缓开口:“我今天晚上也是有了别的收获。明天带你去见见她。”说话时,特意地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奥威尔。
    在将逮捕的奥威尔带回警局的时候,太宰特意嘱咐让警员们好好看守,还不忘给被捕人贴心地来上一针麻醉剂。“好了,现在可以回去好好睡一觉了。犯人的初次审问就交给那些老家伙们吧。我们明天下午再过来就行。”站在阳台上,太宰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哈欠。“你回去吧,我就在这里等着和他们一起审讯好了。”中也还在盯着牢房的方向,神情严肃,面部紧绷。太宰默默走到了水机面前,从里面取出一个杯子冲了一杯咖啡递给中也。中也接过了咖啡,“谢谢。”“关于你妹妹的事,我很遗憾。不过我会尽全力去帮你。”有些干裂的嘴唇在被棕色咖啡滋润了些许后,终于泛出本该有的红色。“谢谢了。”中原中也回头看了看屋内那些在值班的警员,“你回去吧,我在这吹一会儿风。”“这样日夜不眠,你家人会担心的。”太宰看着中也颓靡的模样说道。“不,现在妹妹生死未卜,我不愿去面对他们。很奇怪,在这个家里,我有时会感到格格不入。就好像…好像我并不是其中的一员。”他靠着阳台的护栏,转了转颈部。“父亲对我来说更像是上司,关怀从不多出一分,和从不超出分内的话语。母亲,她于我有所照顾,但不知为何多了些生疏。只有,智辉子才像是一个妹妹该有的样子,对我有着家人的关心和亲近。因此,无论如何我也要将她救回来。”他看向太宰,发现对方不知何时掏出了一支烟,正在漫不经心地吸着。“也许对你来说,这些事根本不算什么吧?毕竟,你的家庭可能比我的幸福的多。”“呼,”太宰治吐出一个烟圈,烟圈在空气中萦绕,使得景物都变得有些朦胧起来。太宰治站在烟雾中,注视着中也道:“与你想的不同,我根本没有家人。”中也闻言眼中充满诧异,“对不起,我……”“这没什么,我不介意。”太宰平静地说着,抬起手来继续抽烟,中也看到太宰露出绷带外的手指很修长,蓝色的血管从苍白的皮肤下透出,但是对方的手掌和手指连接处,还有虎口的位置那块皮肤却并不光滑,这样突兀的样子让中也感到有些奇怪。他忽然抬眼,却和太宰的目光直直撞上。那双鸢尾花般颜色的眼睛里,所闪着的光也是扑朔迷离的,如同它的主人那样,藏着太多的秘密了,其中蕴含着的意味中也不想去揣摩,也揣摩不透。“咖啡有些凉了,我进去热一热。”中也撇开视线,留下一句话便走进了屋内。独自站在阳台外的太宰看向已经露出小半个太阳的海平面,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几声提示音响过后,拨出的电话被接起,“太宰先生?”太宰治听后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喂?好久不见,可有空出来一叙?”

感谢阅读~~~

篇6走:
  余光6
篇8走:
余光8

评论

热度(25)